標題: 杨为祥胜诉!登报解散佛学会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21-3-2 10:30 
185.56.80.65
分享  頂部
標題:杨为祥胜诉!登报解散佛学会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2:24
65.49.38.138
#1
分享 私人訊息
杨为祥胜诉!登报解散佛学会

伟大的国民党空军战士的女儿,那时山上天天给我做饭的真母亲!从您下山后,就再也没有吃到过那么可口的饭菜了……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2:36
65.49.38.138
#2
私人訊息
杨妈妈把我的《大道は形》登在台湾《联合报》上,宣布全球全宇宙解散佛学会。
佛学会起诉我妈妈,珜Q台湾法庭判败诉!弄一头灰头土脸。
《大道は形》成为具有人间法律意慦经文!
张清溪曾经让北美佛学会给我施压,让我指证《大道は形》是假经文,我那时说你们难道还没看到唐奇情报系统这步棋的后吗?于是他们也不敢了,此事在法轮世界里只好低调作罢,不说不提。
法轮佛学会,已经是人间法律根本不认可的非法组织!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2:39
65.49.38.138
#3
私人訊息
时至今日法轮世界里还没有对此事的详细报道。只得从我党我军媒体上摘录一些文章来。



無頭像
公主

帖子 134
註冊 2020-11-10
用戶註冊天數 112

發表於 2021-3-1 12:40
135.148.33.74
#4
私人訊息
哇,这消息实在是太好了!!!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2:40
65.49.38.141
#5
私人訊息
http://www.toppk.net/art/2011/8/26/art_7329_190740.html
原来如此!——张清溪败诉的背后


  感谢晨鸣先生,是他的《张清溪败诉法轮功媒体噤声(图)》(凯风网2011-08-23)一文,让我知道了法轮功滥诉惨败的又一实例。由该文所附《台湾台北地方法院刑事裁定》(编号为第235号)的扫描件,我发现了法轮功方面在这次诉讼案中严重有“漏”,这“漏”中藏茪@个“谜底”。欲知谜底,还得先摆出“谜面”。

  案件的起诉方为“社团法人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代表人为张清溪。所诉对象分为两类,一类是杨为祥、王效兰、王必成、王文杉、周作贤等5人,所诉罪名是涉嫌伪造文书、妨碍名誉;一类是台湾《联合报》社长胡立台、总编辑罗国俊,所诉罪名是涉嫌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因为是同时状告两拨人,笔者姑称之为“双告”。

  通过诉由得知,杨为祥读到明慧网《继续走好大道は形的路》(2010年4月26日)一文后,认为它“与李洪志师父所阐述之大道は形之法理背道而驰,且罔顾法轮功学员生命安全”,加之“因法轮功组织涉入政治,许多学员表态退出”,杨为祥便在2010年5月11日《联合报》A10版发表《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这份“告同修书”一字不落地转引了“神醒论坛”《大道は形》一文(此文内容后详)。

  由此观之,张清溪的“双告”根由或起因在于“神醒论坛”发表的《大道は形》。显然,张找错了诉讼对象。首先,起诉胡、罗二位最は道理。一个健全的法治社会,理应文责自负,《联合报》作为自由媒体,它刊发的杨为祥的文章如果确有问题,也应该责在作者(报社顶多只是审查欠严),除非是胡、罗幕后授意的。因此,裁定书特别指出,“并非被告胡立台、罗国俊所授意刊登”,而且还有杨为祥本人为胡、罗二位出庭作证(原注:“详参见99年5月15日讯问笔录”),并提供了“《联合报》刊登な告委刊单(含附件)”。其次,张清溪诉杨为祥等人“涉嫌伪造文书、妨碍名誉”,也不成立。第一,杨所转录之《大道は形》出自“神醒论坛”,并非杨所撰写,杨能{提供“神醒论坛文章之网页刊印资料”;要说有谁“伪造文书”,那也应该是“神醒论坛”。第二,杨为发表《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自辩并为《联合报》は责作证时,有“法轮功学员退出法轮功之声明等书证在案可稽”,说明确有法轮功学员不满于法轮功参与政治有违“大道は形”的“法理”而退出该组织,故不存在“妨碍名誉”的问题。

  以上分析,已经曝出法轮功一大“漏”:为何不直接状告“神醒论坛”?这也正是“谜面”之一。

  不仅如此,对于上述“双告”,明慧网的处理大为不同(参见“图一”、“图二”)

图一:明慧网搜索“胡立台”所得结果

图二:明慧网搜索“杨为祥”所得结果

  此二图形成鲜明对比,输入“胡立台”,可得到唯一搜索结果《台湾大法学会控告联合报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图)》(2010-06-09)一文(按,搜索“罗国俊”的结果相同,目前该文尚可访问),输入“杨为祥”,则一は所获(按,搜索“王效兰”结果相同)。

  这就怪了,既然是“双告”,而且若论“罪责”,杨重于胡、罗,为什么明慧网高调炒作张清溪状告《联合报》胡、罗二人,对张状告杨为祥等5人不敢触及呢?这是法轮功媒体宣传上的“漏”,也是“谜面”之二。

  明慧网竭力回避张清溪诉杨为祥一事,莫非有什么“难言之隐”么?答案是肯定的。

  杨为祥清楚那篇《大道は形》的来源,也多少了解一些法轮功的内幕,手中还掌握茬﹞学员宣布退出法轮功的资料。从“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之口吻看,杨或许就是一名原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当然知道“堡垒最容易从内部攻破”,佛学会、明慧网更不愿意看到反对它的信息な为传播的。

  关子卖{了,现在可以揭“谜”即揭开“神醒论坛”和那篇《大道は形》的面纱了(参看“图三”、“图四”、“图五”)。

图三:“神醒论坛”首页截屏

图四:《恳请李洪志师父光临神醒论坛》截屏

图五:神醒论坛转帖“天仙论坛”之《大道は形》截屏

  “图三”以实证方式说明“神醒论坛”的存在;“图四”说明该论坛创建于2008年12月,取名于李洪志的《神醒》诗,;“图五”展示了《大道は形》的内容。

  从“神醒论坛”转帖“天仙论坛”发布的“假经文”《大道は形》(被称为“师父辗转传出的第四篇经文”)看,可以肯定两点:第一,这两个网络论坛都是“大法弟子”办的;第二,它们都是佛学会、明慧网的冤家对头。

  按理说,这两个“邪恶论坛”假冒“师父”名发布“假经文”,は论是李洪志,还是握有“师父”尚方剑的明慧网,都可以公开声讨嘛。可是,他们偏偏没有这庚窗A或者说,根本就不敢捅这个马蜂窝。

  别说明慧网了,就是李洪志面对这篇《大道は形》“假经文”,也没有底气公开批判,只能自认晦气。因为《大道は形》的每句话珜ㄛO以“师说”为“法理”依据的(此处就不详证了)。说白了,就是“以师破师”、“以法破法”。李洪志自己被自己以前说过的话呛死了,他能说甚?顽劣的“邪悟”弟子居然敢假冒“师父”之名“招摇撞骗”,把李大师狠狠“恶搞”了一把,弄得“宇宙主佛”有口难辩,祟没了脾气,这真是一出“黠徒戏师”的闹剧。

  正因为理屈气短,李洪志和佛学会、明慧网,面对“邪恶网站”,面对“假经文”《大道は形》,表现得十分心虚胆怯,根本不敢直接讨伐,甚至连“神醒论坛”这四个字都不敢提起。笔者在明慧网上搜索,分别输入“神醒论坛”和“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搜索结果均为“0”;而输入“神醒”,珣o到34个结果。(这3次搜索的截图均略)

  “邪恶论坛”敢于“恳请李洪志师父光临神醒论坛”,可李洪志除了装聋作哑、授意台湾骨干分子张清溪对并は责任的台湾《联合报》恶诉外,还敢做什么呢?李洪志要求弟子“助师正法”,可他自己面对“乱法邪悟”的“神醒论坛”狺@筹莫展,“法”何能“正”?

  难怪明慧网等大法媒体对张清溪状告杨为祥以及“神醒论坛”转帖《大道は形》讳莫如深。

  原来如此!</br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2:41
65.49.38.138
#6
私人訊息
张清溪败诉案的补充情G调查


  关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起诉《联合报》一事,目前已经告一段落,感谢晨鸣、霜刃两位网友对此事的关注和调查,为使な大凯风网网友进一步了解真相,也让世人更加了解法轮功的丑恶嘴脸,笔者搜集了网上资料,对此事件的相关情G进一步作了调查。

  一、杨为祥其人其事

  杨为祥原是台湾法轮功骨干学员,因“学法精进”,2008年夏天被挑选前往美国希望山恭籈鶿x志的师,据杨自己称,“在希望山龙泉寺亲眼见到李洪志受到禫E和佛学会的压迫,并被禫E殴打投毒等。”(此部分只有杨为祥口述,未得到其它相关证据,故暂不展开介绍。)回台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宣布杨为祥是“中共特务”,并通告全岛法轮功学员。

  值得一提的是,杨为祥的姐姐杨为玲,也是原台湾法轮功骨干成员,曾于1997年12月向台湾最高法院检察署状告张清溪,并于2008年5月法轮功万人大游行时,拿荍鶿x志2003元宵节“讲法录影”当众质问张清溪为什么要篡改封禁“师父”的“讲法”,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也宣告杨为玲为“中共特务”。(以下为杨为玲向台湾最高法院起诉书影印件)

  由此可见,杨氏姐妹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之间已有十余年的积怨,属于台湾法轮功内部之间的争斗。而通过以上背景材料,可以很好地解释为什么杨为祥会于2010年5月11日在《联合报》A10版面发表《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一文,从而引发张清溪的极度愤怒,貝w起诉《联合报》。

  二、张清溪起诉《联合报》案的若干细节

  笔者对张清溪起诉《联合报》的经过,霜刃和晨鸣两位先生已经详细介绍,见《张清溪败诉法轮功媒体噤声(图)》(凯风网2011-08-23),《原来如此!(图)》(凯风网2011-08-25)。笔者简要回顾如下:2010年5月11日,杨为祥在《联合报》A10版发表《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一文。2010年6月9日,张清溪向台北地区检署控告《联合报》伪造文书及加重诽谤罪。2010年9月16日,台湾台北地方法院驳回了张清溪的起诉;后张清溪不服,又于2010年9月15日提起上诉,台湾高级法院于2010年11月1日做出终审判芋A判处法轮功佛学会张清溪上诉は效,并永久性剥夺其上诉的权利。

  通过对此案的详细调查,笔者又发现了此案过程中的三个细节:

  1、杨为祥刊登な告纯属个人商业行为。2011年8月10日,杨为祥在参加台湾“飞碟电台”的访谈节目时表示:2010年5月,其在《联合报》刊登な告,报社“起初要价16万8,但是我没有那么多钱,讨价还价以后,要7万,我只有5万,后来又借了2万,才交足了钱。”同时,报社也已经向杨为祥说明:“登な告是要承悚k律责任的,《联合报》只是一家媒体,韺U大众阐述事实而已。”由此可见,杨为祥刊登な告纯属其个人的商业行为,张清溪及法轮功所说的幕后推手、政治阴谋等根本就是は稽之谈。

  2、法轮功使出惯用手段恐报社。据杨为祥称,其在刊登な告后,不断接到《联合报》工作人员的电话,称受到法轮功人员的电话威胁,“《联合报》里边的人也非常的害怕,已经有两个人打电话到《联合报》进行调查这个な告,并指责《联合报》是亲共媒体进行谩骂。”由此可见,搞围攻、搞恐麍O法轮功的惯用伎俩,不敢正面说明,只敢偷偷摸摸打电话警告威胁媒体,可谓丑态毕现。

  3、报社已经告知法轮功媒体的立场。根据《联合报》在法庭的证词:面对大批法轮功分子的责难,《联合报》的工作人员特别L调他们的做事态度是公正公开的,媒体有权利保护合法权益,《联合报》是台湾最大的媒体之一,站在维护媒体第四权公权力的立场也会保护当事人,有必要的话可以诉诸法律。

  三、事件背后的“疑问”与“真相”

  虽然整个事件已经水落石出,但笔者还有两点疑问:

  1、杨为祥刊登な告的真实目的何在?杨为祥在在《联合报》上代李洪志刊登な告解散佛学会,她难道不知道这庚答漲Z果吗?想来她必然清楚。结合杨为祥的个人经历来分析,她的行为其实是“醉翁之意不在酒”:杨氏姐妹在台湾长期受到张清溪压迫,被打为“中共特务”十余年,心中怨气は处诉说,正所谓“光脚的不怕穿鞋的”,因此故意制造大新闻大事件,逼迫张清溪出面对质,甚至逼迫美国佛学会出面。而她似乎也有足{的自信,料定张清溪拿不出证据否定自己,因此这次刊登な告以及之后的诉讼行为可谓是一场精心策划的“逼宫”事件,目的就是挑战张清溪在台湾法轮功弟子心中的地位。

  2、张清溪究竟“心虚气短”在哪里?张清溪台湾大学教授出身,在台湾长期从事政治活动,讲法律打官司更是张理事长的长项,应该知道杨为祥是以李洪志的名憟Z发的な告,“辟谣”最好的办法就是让李洪志出面澄清,但“解散佛学会”这件大事,不但李洪志没有出面,美国佛学会也没有动静,甚至连一则声明都没有?难道事实真如杨为祥所说?还是张清溪根本自己就被杨为祥捉住了软肋,做贼心虚?笔者以为,张清溪多年来在台湾把持佛学会,压榨其它学员,根本就是作恶多端,其最害怕的就是自己的丑事曝光,因此根本不敢让李洪志知道,更别说请李洪志出面与弟子见面了,因而只好努力平息事态,防止大权旁落。

  跳出整个事件再看,笔者认为,目前台湾法轮功在以张清溪为首的法轮大法研究会管理下,已是内斗不断,爆料不断,黑幕重重。近年来,张清溪、洪吉弘(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副理事长)等人在台湾暴敛钱财、乱搞男女关系、排除异己等丑闻劣迹更是层出不穷,这进一步说明了法轮功是一个卑劣的组织,聚集了一乌合之众,干尽了伤天害理的勾当,随茈x湾内斗的升级,相信还会有更多猛料不断涌现,各位看官且请拭目以待。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3:09
65.49.38.138
#7
私人訊息
发信人: qingren (传说), 信区: MiscNews
标  题: 杨为祥炮轰张清溪飞碟电台曝光黑幕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28 01:36:37 2011, 美东)

2011-09-27   来源:凯风网   作者:晨 鸣

近期,台湾法轮功组织内部内斗不断,8月10日-11日,台湾法轮功学员杨为祥先后两次
参加台湾“飞碟电台”(原台湾新党主席赵少康创立的な播电台,播出频率FM92.1,在
台湾各地拥有较高的收听率,见图二)的“飞碟午餐”节目,爆料法轮功高层黑幕,炮
轰“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在台湾学员中暴敛钱财、打击异己。杨为祥爆料
内容概括如下:

  一是以“新唐人之友”名撊资敛财。杨为祥称张清溪违反李洪志“大法弟子不搞
集资”的教谕,操纵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新唐人之友”(由新唐人亚太电视台
发起的会员制俱乐部,用于扩大影响,聚敛钱财),创始会员每年收取会费2.4万元新
台币,U誉会员每年收取5万元新台币,所有钱款均寄往“新唐人亚太股份有限公司”
,被张清溪等人据为己有。同时为了掩人耳目,要求弟子不以自己的名汇款,而是以
亲友的名汇款,制造法轮功不搞集资的假象欺骗世人。

  二是阻止李洪志与“弟子”见面讲法。杨为祥表示,自己曾于2008年夏天上希望山
,恭籈鶿x志师。在此期间,李洪志曾向杨为祥明确表示愿意来台湾与弟子见面,但
张清溪因害怕自己的劣迹曝光,伙同禫E挟持李洪志,多次阻止李洪志赴台讲法,并操
纵明慧网和新唐人电视台,欺骗台湾法轮功学员“要以法为师,师父来不来不重要”。

  三是假借李洪志的名憟击异己。杨为祥称张清溪长期以李洪志在台湾的代言人自
居,勾结美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禫E,在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内部打击异己,一旦对
张清溪有异议就被划为“中共特务”,自己和家人也遭受张的迫害,台湾很多学员对张
清溪感到愤怒,但都因受到张清溪的压迫,以及害怕对“法轮功”造成不好的影响而敢
怒不敢言。

  此外,“飞碟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台湾著名社会活动家郑祺村(见图二)指出,
节目播出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不敢正面应对杨为祥反映的问题,正面做出回应,
但组织人员不断向电台拨打骚扰电台,恐麉胁媒体,手段十分卑劣。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13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3:14
65.49.38.138
#8
私人訊息
杨为祥炮轰张清溪飞碟电台曝光黑幕(图)
2011-09-27   来源:凯风网   作者:晨 鸣
近期,台湾法轮功组织内部内斗不断,8月10日-11日,台湾法轮功学员杨为祥先后两次参加台湾“飞碟电台”(原台湾新党主席赵少康创立的な播电台,播出频率FM92.1,在台湾各地拥有较高的收听率,见图二)的“飞碟午餐”节目,爆料法轮功高层黑幕,炮轰“台湾法轮大法学会”理事长张清溪在台湾学员中暴敛钱财、打击异己。杨为祥爆料内容概括如下:


  一是以“新唐人之友”名撊资敛财。杨为祥称张清溪违反李洪志“大法弟子不搞集资”的教谕,操纵台湾“法轮大法学会”成立“新唐人之友”(由新唐人亚太电视台发起的会员制俱乐部,用于扩大影响,聚敛钱财),创始会员每年收取会费2.4万元新台币,U誉会员每年收取5万元新台币,所有钱款均寄往“新唐人亚太股份有限公司”,被张清溪等人据为己有。同时为了掩人耳目,要求弟子不以自己的名汇款,而是以亲友的名汇款,制造法轮功不搞集资的假象欺骗世人。

  二是阻止李洪志与“弟子”见面讲法。杨为祥表示,自己曾于2008年夏天上希望山,恭籈鶿x志师。在此期间,李洪志曾向杨为祥明确表示愿意来台湾与弟子见面,但张清溪因害怕自己的劣迹曝光,伙同禫E挟持李洪志,多次阻止李洪志赴台讲法,并操纵明慧网和新唐人电视台,欺骗台湾法轮功学员“要以法为师,师父来不来不重要”。

  三是假借李洪志的名憟击异己。杨为祥称张清溪长期以李洪志在台湾的代言人自居,勾结美国法轮大法学会会长禫E,在台湾“法轮大法学会”内部打击异己,一旦对张清溪有异议就被划为“中共特务”,自己和家人也遭受张的迫害,台湾很多学员对张清溪感到愤怒,但都因受到张清溪的压迫,以及害怕对“法轮功”造成不好的影响而敢怒不敢言。

  此外,“飞碟电视台”节目主持人,台湾著名社会活动家郑祺村(见图二)指出,节目播出后,台湾“法轮大法学会”不敢正面应对杨为祥反映的问题,正面做出回应,但组织人员不断向电台拨打骚扰电台,恐麉胁媒体,手段十分卑劣。
附:两次访谈录音


图一:台湾“飞碟电台”截图


      

图二:飞碟电台“飞碟午餐”节目主持人郑村棋

【责任编辑:舍得】

   附:两次访谈录音整理


  8月11日“飞碟午餐”访谈

  (根据录音记录)

  主持人(郑村棋):我们昨天啊,访问了几位法轮功的成员,蛮有趣的。我也跟张清溪——台湾法轮功学会的代表,跟他们照会了,可他们昨天没有上。今天也还是有跟他们有照会吧,他们还是没有上。不过昨天我下了节目的时候,他们代表委托的律师,律师就打了电话给我。他说我昨天在(采访的)杨为祥登在《联合报》,说李洪志说应该解散一些组织,包括佛学会这些。他说那个文章是有问题的,那我说你怎么知道呢?这点我就要在继续问他,他后面给我讲一些资讯,因为他们不愿意上,我正想说你私下给我讲干什么,你应该上来讲,将给大家听。这么重要的东西,他就不愿意,我是觉得是非常遗憾的。但我还是保留,等会儿访问的过程中,如果法轮功的组织的代表者,随时要打电话进来,CALLIN!马上让你连线。如果法轮功学员觉得不妥当也可以考虑加进来,我们还是继续访问一下杨为祥女士,你昨天因为时间剩了一点,没有让你充分讲,你把他讲完吧。

  杨:听众朋友们大家好!张理事长您好!借这个机会刚刚提到我昨天等的那个な告,等的那个《大道は形》交流的那个内容这不是师父写的,那么请你拿出证据来证明这个《大道は形》的这一篇文章不是李洪志写的。好,这是第一点。如果您L调的是以明慧网为主,那我现在在各位听众面前念一段,就是明慧网发出的信息,在大法弟子在中搞集资是破坏法的行为。

  主持人:哪一年,什么时候?明慧网什么时候?

  杨:明慧网,2004年9月28日。

  主持人:明慧网是法轮功所谓的官网,在台湾的官网?

  杨:重点张清溪教授他说只能看明慧网的,我就以明慧网的信息来给大家做一个评断。2004年9月28日就发出来了,他说在大法弟子中搞集资是破坏法的行为。

  主持人:集资是什么意思?

  杨:在法轮功,集资就是资本的资,就是财,钱财的意思。上面是说以任何名憒b大法弟子中搞集资都是破坏法的行为,所有真修的弟子必须对这个问题有清醒的认识,如果有人打茪j法弟子的名撌d集资,大家都有责任出面讲清真相,并制止其破坏行为。那么请问张理事长你在台湾不管在立法院也好,在哪个国家单位,甚至开记者会,你都以法轮功的代理人来自居。可是在我们大法里面师父说了只有他才是主体,只有他说了算,任何人不能代表他。在国际上甚至连他的家人都不能代表。

  主持人:稍微缓和一下,你前面讲的是集资,第二个是代表性的问题。你们师父,你也的拿出证据,你们师父在什么时候讲文章说任何人不能有一个佛学会,佛学会不能{代表他,这是另一回事情。你刚才说不能{集资是你们师父的教憛A那台湾的佛学会有集资吗?

  杨:台湾的佛学会我再一次举证,例如新唐人之友真心招募会员,这个就是公开的集资。

  主持人:招募会员有要需要拿钱出来吗?还只是要来当会员。

  杨:要啊。例如创始会员年费要两千四百块,U誉会员年费要五万块,就是这岸l。

  主持人:哦。这个他们的传单,新唐人之友这是法轮功的吗?

  杨:对。学员私下自己作交流的时候说师父说不能集资,这种会给社会观感不好。那就叫我,比如说我们信区的一个辅导员,她就对我说,为祥你一定要继续做讲清真相的这项工作,你也可以参加会员,要量力而为。可是你不要用你的名字,你用你家人的名字来当会员或是来提供资金。

  主持人:新唐人亚太股份有限公司。我看这个户口是往这边寄,U誉会员一年五万元。这个你认为是属于集资,已经违反李洪志的教憛C

  杨:不只是我认为。这要是法轮功这几年真心修炼的学员们、大法弟子们,他们清清楚楚的知道这件事情。

  主持人:那他们为什么不出来讲话呢?

  杨:今天他们就是因为看到杨为祥这么多年来、十多年来走遍了世界各地讲真相,到最后沦落到是邪物、是共特,所以他们很害怕,所以他们也在私底下也希望站出来讲一些公道话,这些你也看到了,前几天私底下也见到几位学员,其中包括一位先生,他也认为他也知道。可是呢,就是一个情,他不愿意这么多年李洪志老师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法轮功走到这种地步,所以他还是不忍心他希望私底下能{找到张清溪理事长,可是张清溪理事长也真的有学员透过他请他正式的邀请李洪志老师来到台湾,可是他拒绝了。他说师父不要来,可是在学员的讲法、学员的心得交流会中黑纸白字写得清清楚楚师父是愿意来的。师父而且正式的提出声明,他要向国内外的全球的人士表达他的心声。

  主持人:因为你们来找我啊,跟我讲了这些,我说奇怪,为什么只有你们这几个,你说出来人会有压力,我还是希望说那还有没有其他的学员跟你们一屆A他又给我介绍了一位肖先生。我去和他见面谈了一下,肖先生就基本上同意,他们对佛学会的一些看法,但是他不愿意站出来,他是说按照你们师父的修法,尽量往内修炼,但是他至少某种程度同意说不要直接对抗,也不要去抗议。那至少可以在法轮功学员修炼的地方,因为法轮功学员修炼上街时常常会挂很多布条,指控中共。他说也可以挂一些布条讲出针对佛学会的不同意见。可惜他后来没有实践啊,它是不太赞成太L烈的对抗,但是他也认为说有问题,应该合乎教讲真相。那么讲真相,我真希望你们法轮功学员站出来不同意见让社会看到,要不然社会只会认为只有一种声音。这是第一个,你刚提到说,你们希望李洪志能{到台湾来,刚才你提到说九几年有来过一次,希望邀请。佛学会说李洪志不愿意来,是吗?

  杨:这个绝对不是,因为节目时间有限,我现在手边的资料是张清溪理事长亲口说他只修法不修人。他李洪志来不来不重要,叫我们以法为师,可是法里面讲的清清楚楚,没有教我们做现在台湾社会展现的特大的问题。比如宗教,他不是宗教可是他更不是修炼团体,他根本就倾向了政治团体,所以今天李洪志老师,他不能逃避责任,他必须要站在国际媒体上面,因为学员死的死、伤的伤,家破人亡。这些事情包括我的家人本来很赞成妈妈修炼真善忍,可是妈妈今天被打成特务,被打成共特,如何洗刷我的罪名呢?谁能给我出口气。我又算什么,今天不管在台湾、在中国大陆也好因修炼法轮功而遭毁到去劳教也好,在台湾我们的言行、我们的行为、我们的思想一切都是被L制控制茠滿C我讲了一些不符合某某人的话,我就要被打成共特吗?所以说,今天……

  主持人:你是说你在你们这个法轮功团体里面针对法理、针对法轮功佛学会有些意见、提出批评,还会被有点半L制性受到压抑,然后被后面贴标签说是什么共特。第二个是说佛学会到底是不是真的能代表李洪志,从李洪志的教憡蔬惘n像有些混淆,李洪志有时候说不行,那所以说你们希望李洪志能来台湾来说清楚。我正想问你们法轮功的一部分成员针对在台湾的佛学会张清溪理事长为负责人的,有那么多意见,你们提出这么多批评,你们为什么不直接邀李洪志呢?你说透过他不行,你们可以直接去邀李洪志啊。

  杨:因为我们师父人在美国,他常年在法轮功知道的一个龙泉寺里边,可是我学员任何一个人都见不到他。除非比如说我,我这些年来通过上山就是到这个龙泉寺去刷锅洗碗、去煮饭我才能借这个机会见到。

  主持人:刷锅洗碗多久?

  杨:好几年了,每一次是三个月,可是我们都没有和师父单独说话的这种权利与自由。都没有,除非师父当面跟学员交流说谈谈话的时候,是整体,甚至上百人,甚至一二十个人,绝不会是单独。那所以说您刚刚提到的问题也是我们学员,大家都非常想知道说是为什么?

  主持人:这是两回事啊。不管有没有机会单独,有几百人更好,你就呼吁说师父我对台湾的佛学会很有意见。第二个说师父你要不要到台湾来啊,为什么不公开嚷嚷,让大家听到,那李洪志就得面对号称代表他的佛学会,看到法轮功成员之间有不同的认识,你师父为什么不行动呢?

  杨:主持人您提到的最关键的问题。今天法轮功有媒体,有希望之声,有新唐人电视台,甚至还有大纪元时报,可是在这十几年的过程当中,他们并没有真正给我(机会),让我和师父说句话的机会,他们应该赋予的责任,今天谁的真相清楚,只有我师父,解铃还须系铃人。

  主持人:你刚刚讲的这些媒体常常他们就发了李洪志的信息、那个法会的讲话,他有让李洪志讲话,我是说你这几年断断续续在上面洗碗,有机会在公共场合碰到李洪志,如果你有疑虑你为什么不呼吁李洪志说:“师父,赶快到台湾来啊。”为什么不呼吁?

  杨:我有讲过,就是在他们限制我上山的时候。之前就是我刷锅洗碗这一次,我师父什么都没有跟我讲,但是我都是主动问我师父,我说师父你为什么不来台湾,为什么九七年你来了之后你讲经文我们到现在没有看到,结果我的师父结结巴巴的说:唔唔唔,我......那你看到我就好了嘛。那你说说看,那他都没有在多说,我说师父您愿意来台湾吗?他说愿意。我说张清溪他说你不愿意啊。你怕因为政治的关系你不来,可是我们找张清溪他不愿意和我谈,不愿谈,甚至我寄了信函给他,已经三个月了,他到现在不回应,也不上您的节目。

  主持人:我也很想知道,就是说李洪志,如果他们的师父有这么多的问题应该到台湾来厘清一下嘛,这个没什么不好,搞不好张清溪他们都是は辜的,都是对的。因为在修法的过程中对法的认识难免有些疑议。如果有疑议的成员见到李洪志,得到澄清了。修法嘛,难免有误,把它当作修炼的一部分,大家和解不更有利于法轮功吗?这种情G之下,我认为就是说,我真的改天再请教一下张清溪为什么不把李洪志邀来,这多好。一来如果法轮大法这么久没有到台湾来,李洪志为什么常年只是在美国。因为现在我也听到一些疑虑,他有没有可能被挟持。我说有没有挟持的证据又讲不清楚,但又这帚风言风语,何不现身一说?让有疑虑的人,我常常讲我们对谁有疑虑,那你说我是清白的,那你就清白。我就说阿扁,就直接接受群众的逼问嘛。如果那对李洪志有疑虑。你们这一群应该最有优先权。当然你们要搞个清楚,一来李洪志的法力这么高马上可以说服这些群众,二来平息很多纠纷,我认为这恐怕是上选之道,有机会我会问问李洪志他们怎么考虑这件事情。有什么理由,为什么不邀李洪志来,顾虑是什么,如果没有顾虑早就把它做了不就结了吗。你今天还有点时间还要说些什么吗?

  杨:我想借这个机会想跟听众朋友介绍一个朋友,也是我的父字辈,是我父亲那一辈。但是我是这位朋友的长辈,也是我的亲戚,一个远方的一个亲戚,他在中国大陆,他是在做生意,经由这次做生意的机会他来到台湾,在中国大陆呢她也是一位法轮功学员,所以我长夜和她做了一些交流,借这个机会我也邀请她上这个节目。

  蒲丽:谢谢郑老师。

  主持人:你好啊!你想说什么?你难得跑到台湾,你来旅游顺便来找你们的朋友。

  蒲丽:我首先在这里感谢飞碟电台能搭建这个平台给我一个表达心愿的机会,我在这儿啊,就想告诉台湾的法轮功人员,你们这么在多年为法轮功付出的这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的同时,你们考虑没考虑到你们付出的讲真相背后的真正的真相是什么?我作为一个当事人我想把这个事情的真正的起始因想讲给你们。其实你们应该找全世界大法弟子都在讲的真相的真正原因,它的起始点在哪里,为什么要围攻中南海的“四·二五”,是因为有一个叫何祚庥的中科院院士他两次的,一次是在电台、一次是在报纸上登了对法轮功不利的消息,然后造成了当时法轮功人员去围攻电视台和报社才引发的矛盾,由此才引起全国的法轮功人十几万到中南海去上访。

  主持人:这是那一年?

  蒲丽:这是1999年的4月25日。

  主持人:因为你们的国家院士批评了法轮功,大家就去包围了你们的中南海。

  蒲丽:当初大家接到的并不是真像说是出什么事了,而是接到一条消息说都去北京,去北京就能圆满。当时我听到这个消息我就觉得好奇怪,怎么会有这种消息传过来呢?但是这件事情发生以后,我在学法的时候有人就说了讲了来龙去脉,可是在这之后大家都没有静下心来学法,很多人还在陆陆续续上北京,一直到1999年的7月20日前后,各个地区都听说中央好像要对法轮功有什么个动作,所以所有的各地法轮功都要到当地的政府去围攻,我也参加了两天的围攻政府,在7月22号的下午3点钟,中央1台播出了取缔法轮功的新闻。

  主持人:就是你也围过你们政府。

  蒲丽:我也围过(尴尬地笑)。这之后因为取缔我们都不服,我们就都上北京了,然后不断的而且不是一次是多次上北京,怎么劝说也不行,家里、街道、还有派出所都不行,最后我们一意孤行。有的人多次进监狱,我也是。

  主持人:你也被政府抓进去关过?

  蒲丽:关过。(呵呵)

  主持人:如果没有讲这段,听你刚刚好像一副官方说法,所以一开始你们也相信法轮功传播的信息以及对你们政府做得一些攻击行为,你因为这岸]被你们政府修理被抓进去关过。

  蒲丽:对啊。

  主持人:那你现在什么态度呢?

  蒲丽:当时是想讲清我们的好处真相。当真被关进监狱在里头都静下来的时候,大家就想,师父说过,当两个人吵架的时候,你作为第三者看到了都应该向内找,可是这件事情我们就是矛盾的一方啦,我们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向内找呢,接说很多很多的人关进监狱,当时监狱我记得我进去的时候是过年,都爆满。那些犯人说你们为什么要来使我们的年都过不好,好多法轮功学员在一起我们就想为什么出现这种现。然后慢慢就开始明白,我们脑子里在不停的背经文,背荂m论语》之类的,然后好多人醒悟了说,这种行为不应该是修炼的状态。师父曾经说过你不能当刘胡兰吧,然后我们就慢慢在法理上明白了,其实真正的转化是我们在法理上明白的,并不是……警察对我们一点作用都不起。你想想……

  主持人:你是说你不是被你们政府洗脑的?

  蒲丽:他们洗不了,应该是我们给他洗脑。因为他们允许我们用法理去讲法,我们给他说明白了法轮功的真正目的是人心向善的,并不是我们今天的表现的状态。他们认可了以后就允许我们用法理去讲法,这么多年来我们都是用师父的法讲明白的。

  主持人:这位女士叫蒲丽(音),他是从大陆刚刚来旅游制造这个机会就上来了啊,她讲的重点是说,我想台湾的法轮功、台湾的群众也经常看到法轮功学员在街上游行、散发传单,甚至有各种各帚录影带,说中共镇压怎么屆A甚至摘心肝挖器官各种各帚漕き﹛A这个有没有很难论断,不过她讲过当年围攻的时候是接到讯息说到北京去就能{圆满就去了,可是后来他们反省这个到底合乎不合乎教憛A你现在还是某种程度有反省这个事情就对了。不过这岸竣悛时间有限。

  蒲丽:对啊,我向法轮功人员提一下你们去看一下《走向圆满》,我们为什么去做这种行为,其实我内心真正的执茯O为了圆满,你们都看看那篇经文好好反思反思自己,我今天就说到这里希望以后有机会。

  主持人:哪一篇经文?法轮大法里面的。

  蒲丽:法轮的《精进要旨》《走向圆满》,大家都知道。

  主持人:那看看就会理解对不对,好啊!今天因为时间有限,这个很难得因为大陆的这个朋友愿意上这个节目。好啊,非常谢谢两位,我还是等待张清溪他们看什么意见。好,非常谢谢!那为什么我会让大陆的朋友来,我是觉得蛮有趣的啊。我们今天台湾的人到底能不能到大陆去搞抗议?我这个人搞抗议,对这个是最有兴趣了。那么大陆人到底能不能到台湾来讲话呢?一般人(会说)怎么能让他们讲话?上次萧宏慈我记得很深刻,拍打那个。我们这边道理讲述人家你的国籍、你的入台簿……赶出去了,我觉得很糟。我觉得让他们上来讲,如果法轮功在台湾的成员代表人或是学员有意见好和他们辩论,来找我我会把他们介绍给你们,但是不要说你不给他们在这边讲话。为什么?让他们在这边讲话,我们有一天才可以到大陆去讲话。我们也会有人想到大陆去讲话,我看到大陆的劳工被欺负,天天想讲话,我真有意见要说,好啦,非常谢谢!

  8月10日“飞碟午餐”访谈

  (根据录音记录)

  主持人:找了几个人,等一下访问一下,有关法轮功,这是一直很有趣的现象,或者是在节目的下半段。本来呢,今天8月10号,想访问一下张静民女士,可是现在到了凌晨4点不好意思。有些异议,想跟她讨教一下,那我认为做这个公共论坛,我们有务让对方知道,就是说希望他们能{派人来,或者是Callin。我们跟大家讲,他们可以听な播,中间如果有任何不同意,只要callin进来,把callin的电话播过,这是针对给张清溪他们的法轮功代表,或者是法轮功的学员。而如果机构不更正,有些学员愿意进来对话辩证,我们就开放,我们等一下要访问法轮功的学员,他们前一阵子,在联合报登那个很大的な告,我当时一看这就是非常有趣,通过な播,认识了我,想把这个问题让更多的人知道,他们自己是用了很大的心血,才认识到这个结果。但是,他们到底是讲的对还是不对,还是要接受检验,因为张清溪他们这些人,昨天通过律师跟我讲,这些人在媒体这讲,恐怕会有法律后果的,我也转告,要来上我节目的,如果让他讲话,这是公共媒体,可不像平常,可能在学员与成员之间,互相探讨法理。那,公共论坛,都是他们这些机构提供的,重点是他们讲中共把这些法轮功抓进去关押,不但迫害致死,拷打,严刑之外,还摘他们器官,有很多供述,在台湾看到法轮功,经常鴾@跳,现在台湾的街头运动,最有秩序罪有能量的,说真的是法轮功,因为在街上看过,在台北,素来阵仗整齐,乐队有乐队,声音有声音,车队有车队,真的是非常有纪律。而且,说真的,我看到,从社会运动的角度,都不得不赞叹他们的组织真的是做的非常好。但是一直内部有不同的声音,包括李洪志,大概历史上,过去曾经来过一次,前一阵子我在《联合报》看见一个东西,很有趣,他说这个な告是登在那个报的,A4版面,敬告台湾法轮功学员,大道は形。就用李洪志的话,意思是说,李洪志,我李洪志现在宣布解世界各国佛学会及一切附属组织,佛学会本来就不是我建立的,全部解散,任何人再参与佛学会或其明慧网组织的任何活动,就视为自动放弃修练资格,今后大法完全走一条真正的大道は形之道路,众生于法中皆得自由,死は怨言。这个好像是发表在一个他们叫做神醒论坛上,神醒过来的论坛。因为我不是法轮功成员,我年轻的时候也翻过法轮功的书,也觉得蛮有趣,我问了不少东西了,法轮功这套功法,练了一下对身体不错,我有不少知识分子朋友,左派右派都有,张清溪从经济学里边来看是比较偏右的,可是我还真的有当年搞学问的左派朋友相信法轮功光盘,非常有趣,这不是不好,我自己也是有宗教信仰,左派的马克思主慦怬v说是不信神的,本人有信仰的,所以,非常有趣,更重要的是,他不仅是一个宗教信仰,不是一个个人修养,好像是涉及到政治层面跟社会的影响,这个我是觉得值得讨论的。我们访问一下今天上我们节目的杨为祥女士,你好。

  杨:各位听众大家好,我是杨为祥。

  主持人:为什么想要登这个な告,真正重要要讲的是什么。

  杨:其实今天上了飞碟这个节目,也就是说跟宇宙之中,有最大关联的事情。之所以我现在第一个简短的回答,登这个な告,是因为我的师傅在大道は形里边讲的,我们学员修炼没有任何条条框框,这都是我师傅的法理,可是在这种过程当中,有一些学员,她为了要知道的,比如说1997年我师傅来台湾的讲法,到现在已经十多年了,连个影儿都没有看到,所以呢,今天我师傅说……

  主持人:你说你也在里边修炼,有留下什么摘要吗?

  杨:而且呢,这有事实为证的,因为我师傅有《洪吟》我们法轮功学员有一本书叫《洪吟》,有日月潭,这是我师傅来台湾亲自写的一首诗,在《洪吟》里边,再加上学员们在明慧网上面,投的他们自己的消业心得,也正是我师傅有来台湾,甚至于在洪金龙他们家,也有师傅的照片,来台湾在他们家门口照的照片。之所以我今天登这个な告,是因为很多事情很多学员很多不明了的事情,佛学会都搪塞过去,我今天不是指控他,我也希望借这个节目,我希望张清溪理事长站在事实,正式面对这片大道は形的法理,今天他虽然在告我,在法庭上告我,说我伪造文书等等,其实,今天告我的,如果我真的是篡改我师傅,冒用我师傅的名字,请我师傅亲自来告我,他今天告我,从表面上来看他是告我,其实是在否定我师傅的法,

  主持人:嗯,这个な告登出来之后,我知道他们佛学会有去告《联合报》,也有告你。

  杨:《联合报》是亲共媒体,所以他告《联合报》。他说是610在背后指导,类似这种……

  主持人:你登这个な告有没有付钱,

  杨:有,其间是要16.8万,后来我跟他说钱没有这么多,请求他们跟上面的人商量,后来说,7万块钱,本来是5万块,我只有5万块,后来联合报说这岸l不行,差太多了,我说好,那我再去借2万块,一共7万块。

  主持人:他们有没有这种政治考虑,比如中共打压法轮功。

  杨:有,他有跟我说,这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我们是个媒体,我们只是韺U社会大众阐述一些事情,但是在负法律责任上是我自己要承悚滿C我说,谢谢,只要你给我这个平台,让我把这个真相讲出来,

  主持人:哦,所以他们去告你的时候说,后面有中共,那上次告的结果怎么屆H

  杨:告的结果,首先他是告媒体了,后来法院检察官把我澄清当证人,叫我提证,现在判角U来了,提的证据很确凿,很确实。再加上也不是《联合报》指使我干这事,也不是亲共媒体叫我做的这件事情,我都据实的呈现出来,至于判豕煽N是说他们不得**因为他们不准申请再议。

  主持人:重点就是你刚才说的什么,就是因为登な告讲真话,台湾的佛学会,第一个到台湾来,这么重要的传法,好像学员都没有机会接触到这些资讯,这是第一个;第二个就是说好像你登这个な告是代表你们师傅的意思,如果你这个な告是乱登的话,应该是你们师傅来告你,怎么是佛学会来告你们,佛学会告的结果,司法系统,检察官最后也是不起诉,更重要的是说,你是台湾的很多成员都不是很了解真相,你要让他们更知道一些真相。

  杨:现在这位老师,您提到一个最大的关键,首先我必须要证实弟子与师傅的对谈,其中有一句,学生问师父,佛学会的学员是否不应该让自己的学员作所有的事情,那我师父就回答说,对于学员所做的证实法、讲清真相、救渡众生这帚漕ヾA是不能制止的,谁这岸z,谁就错了,而且我师父说,如果负责人,连善意的意见都不能接受,就是他有问题。所以,我今天……

  主持人:你能不能解释一下世界各国的佛学会。

  杨:因为佛学会,它在2000年,就公开的告诉学员,重大问题,一切看明慧网的态度,可是我师父不是这讲的。

  主持人:明慧网是什么,先给我们讲讲,我们什么也不见的,什么叫明慧网。

  杨:明慧网是,在北美学员,法轮功学员自己成立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所做的每一件事情,包括讲真相,或者是你做各种讲真相的项目等等,包括佛学会,统统都是学员自己组织的,并不是我师傅叫大家组织的。而师父并不是说不愿意学员讲真相,不叫学员做这些事情。可是师父又讲了,你们做每一件事情,不是为他做的,做这些事情,师父说的,我没说的你们就不能说,我没做的你们就不能做。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师父讲的,没讲的,我们全做了,比如政治,师父说不参与政治,可是学员们常常游行,中共政府,什么中国政府常常有人来访问台湾,可是我们这些学员这些举动都给社会造成认为,我们就是参与了政治,而参与了政治不是在我这几个简短的**当中,比如说2.28,前几年当中,2.28牵手红台湾,学员们就公开说我们要走出去,可是呢,这跟我师傅的法理是完全相悖相违背的,结果呢,还有说,我们要讲清真相,可是呢,常常我们在路上讲真相的时候,路人就说,你们根本就是民进党人嘛,你们师父说打不还口骂不还手,可是你们老是中共来的时候,你们就说某某人被告,那你们……

  主持人:你讲到这个,也是我的兴趣之所在,我先讲我的立场,我认为宗教没有什么不碰政治的。你们师父的讲法,我有机会跟你辩论辩论,我是不太同意的哈,但是站在你们法轮功,站在你们师父的教憭坐U,现在你们法轮功成员里面的,比如以台湾的佛学会为例,经常上街去,你刚才所说的,讲清真相,救渡众生,可是这帕搯_来让人家以为这是政治活动。我要问一下,如果真正中共有迫害,那他们上去,在台湾,我以前经常看到故宫外边,国会纪念馆等,常常很多台湾的法轮功学员,针对大陆的游客,跟他们讲各种各帚滿A这不是在讲清真相吗,这不违反你们师傅的**政治活动吗?你们师父同意没,这叫讲真相,他们就去把事实,如果迫害是事实,那他就去讲给人家听,这个违反你们师傅的教吗?

  杨:这个虽然没有违反讲真相的原则,师父说,如果对方不明白,我们不管用任何方法,我们都要让他了解,不管是正来,还是反来。可是今天,比如说我现在在讲真相,可是佛学会就对我提告,而讲真相的目的,是要,是为大众了解,可是在这个过程当中,学员,比如说,你刚才提到大陆学员,难道真相讲的还不{清楚吗,可是学员,狺S为讲真相而丧失生命,而家破人亡,在台湾只是不讲而已,很多学员就是因为学了法轮功,他说他不吃药,有的身体垂危,有的已经不在这个人世了,而你说是我师父讲的,可是我师父明明……

  主持人:哦,慢慢,刚才讲了太多层次了,就是说,你们到底跟政治是什么关系,看起来你们师父,如果中共作为政府在大陆明虒T止,在台湾当然是信仰自由,禁止了法轮功,那么,我不晓得大陆的成员怎么看待这个事情,法轮功成员,政府来禁止,讲真相该怎么做。第二个做一个海外或者其他不是中共的一个组织,这个范围内的佛协会,他们上街游行啊,发传单啊,这不是讲真相吗,这岫违反你们师父的教吗?

  杨:这不是真相,这恰恰相反

  主持人:到底这个动作有没有违反,你说这个是碰到政治,你刚才说有碰政治,那你们师父又说不碰政治。内容在讨论上,他们上去,上街游行,到底有没有违反。

  杨:上街游行是我师父讲过,你们要做任何事情要合乎当地的法律,所以,台湾没有不赞成,所以他是在台湾他是合法的,可是在我师父的法里,珙O相反的,我师父说,修炼只有修这颗心,不管你在社会上处在人和家庭也好,学生也好,你都得真真实实的做好你该做的。除了修炼大法这个宗旨以外,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叫你们做得,你们都得对自己负责人。而且你们做的是破坏大法

  主持人:你这自相矛盾了,你师傅又说叫你们做要修炼为主,其他事情都不要碰,又说如果必要的时候可以上街讲真相,游街游行,上街又违反政治教憛C听起来有点不太清楚,休息一下我再继续跟杨为祥女士探讨法轮大法到底他们佛学会组织的很多的媒体作用,行动直接符合台湾的法律,那这个到底合不合乎法轮大法,这个我是比较有兴趣的。我对于很多宗教,台湾也很多,我们不碰政治,如果有机会碰到节目就会知道,我对佛教不以为然,我们可以继续谈,你可以重点讲讲,想跟台湾的法轮功学员讲什么。

  杨:我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说,各位学员,我不是特务,我更没有邪悟,2008年师父叫我带荂A叫我写,然后他在旁边念,李*在他旁边看荂A叫我把这个字条带回来,上边写荂A告诉学员尽快挽回自己,挽回给学员造成的损失,挽回对大法弟子随时犯法的犯罪行为,后来师父加了几个字,是李*说的,可是现在,我自问我自己,在法轮功里面,我在三件事情都做得很好。

http://jiemitianxia.blogspot.com/2011/10/blog-post_26.html



[ 本帖最後由 李洪志 於 2021-3-1 13:16 編輯 ]




無頭像
larryca

帖子 54
註冊 2021-1-31
用戶註冊天數 30

發表於 2021-3-1 13:40
66.159.117.124
#9
私人訊息
師父以後又可以天天吃到可口的飯菜了!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21-3-30 04:07 
199.249.230.147
頂部
無頭像
李洪志

帖子 2735
註冊 2021-1-30
用戶註冊天數 58

發表於 2021-3-25 10:43
65.49.38.138
#11
私人訊息
師父在臺灣的弟子楊爲玲:轉

(第一個錄音)
海內外全體法輪功學員 : 今天是已丑年中國農曆新年正月初一日。
我是台灣學員楊為玲,給各位至親致敬的同修拜年,能夠做同修,是因為我們有師父。不知何時 ? 大夥兒能夠見 師父,當面向 師父跪行拜年大禮。 師徒分離十幾寒暑,至切至盼。
中國人過年的時,更愛聽戲、聽故事。漫悠悠的歲月 ; 曹雪芹、羅貫中、蒲松齡各自說了故事,說了大戲。沒想到,我們的「美歌網站」擠進西元兩千多年巾幗不讓鬚眉也媲美媲美,驚天動地的也說了故事,說了一齣更大的戲,(相信
曹雪芹等等這些先賢大文學家都會跌破眼鏡,她們望塵莫及。 )
此時,讓我想到台灣名歌手童安格的一首歌,他唱著:「……所有的故事,只能有一首主題歌……」。讓我意會到的是所有的生命就看自己最後的選擇。
師父在法理上說過:「正法中有個理:我要怎麼處裡……都是正的。你們記住 師父說的這句話〝我要怎麼處裡都是正的〞〝被處裡的都是錯的〞〝因為那是宇宙的選擇,是未來的選擇〞(這是2003年元宵節 師父在美西的講法。在這片原帶中 師父悲從中來,師父哭了,師父留下了眼淚。這片原帶被「魔學會」下令學員銷毀,冥冥中,有學員靠著天膽把原帶留存下來。各位台灣學員你們現在捧著的這本已經被竄改了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早已不成人形。
2008年5月11日台灣法輪功佛學會在台北的地標「101」旁廣場舉行大遊行時,我帶著用紅筆逐字逐字逐字比對原版2003年元宵節講法的VCD
更正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在壹千多學員眾目睽睽我去找了張清溪,與他談了20幾分鐘,我拿著這本書給張清溪看,我問他:「為什麼把師父的大法書竄改??」「為什麼 師父在原帶裡悲痛哭的部份都變造拿掉了??」我再翻到 師父的照片,我說:理事長我們來看看師父的照片,我說:師父啊!師父,他們把你的法篡改成這樣了。張清溪嚇得把頭往左一撇,硬是不敢看 師父。
2008年5月11日這天我找到張清溪就是為了另一件不小的事,與他20幾分鐘談話裡必然談到這件事,他給了我一句:「那你去告好了」第二天(2008年5月12日)一早,我就直奔台灣台北地方法院詢問櫃檯後買了狀紙,坐下去一口氣完成訴狀,立刻呈遞台北地檢署收狀台,完成了遞狀,當步出地院地檢時,我抬頭看到牆上的電子鐘已是中午十二點五十六分。(一個多小時之後發生了四川大地震)
本案我控告了三名被告:
1. 台灣法輪功佛學會負責人張清溪。
2. 台灣法輪功學員林婕汝。
3. 台灣法輪功學員蔡美齡。
預知此案整個的司法程序進度,容我於後稟明。我意識到此案可能對我生命有危險,因為我迎戰的是一個「佛口蛇心」的邪惡組織,我必須在這關鍵時刻,將所有所有一切真實的實情留下一個紀錄。為玲分享大家一句話【欺世大謊和真正的真相就像口袋裡的錐子早晚會鑽出來的】。
(第二個錄音)
平日裡看,我們的心性修的多好啊!各個都異於〝常人〞,做了那麼多大法工作以為是修練,學貫大法啊!眼看要圓滿,白日飛昇去也!可,師父還在美國基地被挾持、架空、綁架中。有人看的見時還表現得挺自由,事實上,師父早被灌了毒藥,下劇毒,甚至更歹毒的整 師父。 師父的生命和身體ㄧ直處在巨大威脅的危險中,《轉法輪》和所有的書籍、經文早被篡改的面目全非。《轉法輪》在十四年前一出版後就被橫逆篡改,原貌不現。
古高句麗王之警示語:「要躲避敵人,先要躲避自己人。」法輪功裡真的從內部破壞了,邪變了,說著瞞天大謊。還憑什麼罵中共呢?!許多的學員還在狠心的說:「 師父在幫我們承擔業力 」「別管那麼多,就把自己修好,把心性修好,做好三件事。」真是乖乖隆地咚的心性啊! 
我可記得一句話,「殺父之仇,不共戴天。」「美歌網站」現世揭發「迷惑網」「魔學會」迫害神的歷史故事又在真實中倒帶,看到「美歌網站」怵目驚心的揭露 師父在蒙難,李大師的門徒都去幹什麼去了?!涼薄啊!
談起佛學會這個玩意兒 ; 到底是誰准許它,名正?言順?據過去正確的資料:(現在說個大概)1992年5月份 師父在長春開辦全國第一、第二期學習班後,中國氣功科研會要求李洪志老師留在北京辦班、傳功,作為直屬宮派的氣功師,並成立直屬的法輪功研究會,作為中國氣功科研會的分會。
1993年中國氣功科研會正式批准法輪功為其直屬宮派,並成立法輪功研究會,還授與李洪志老師為直屬氣功師。
李老師在中國辦班也只是兩年半的時間,從1992年5月至1994年9月。
1994年9月就已經通知中國氣功科研會: 說明法輪功經後不計劃在中國辦班了。1995年在國外傳功也結束了。
1996年3月,向中國氣功科研會提出正式報告 ; 申請退出中國氣功科研會,停止氣功班的活動。並得到了中國氣功科研會的確認。(不再做任何氣功師的工作,完成了退會手續。)因此從退會的那天起,法輪功研究會就不存在了。
當時中國氣功科研會聽取退會會報的兩位副會長是張健和及邱王才先生。
1996年3月研究會已經不存在了,為何「法定」這篇經文中有這麼一段:「告訴大家,除了我正式出版的幾本書和我署名有日期的短文由研究會發到各地的之外,私自整理的都是在亂法。」日期寫著1996年6月11日。原來早就已經開始挾天子已令諸侯。
『法定是被師父否定的經文』,『已經說明了〝法定〞是一篇假話經文,師父寫出來出來就是經文,怎麼能給法定成〝由研究會發出後才是經文〞』 ( 1996年3月退會1996年6月『法定』出現 )
舍妹楊維祥在2007年12月因看到「美歌網站」,非常非常擔憂 師父毅然決然上了基地,此事引起的軒然大波,衝擊之大不可言喻,真可謂轟動武林驚動萬教。她帶回了一張「經文」。這篇「經文」原稿正本在三位女同修的見證下撕掉了。2007年12月這三位女同修事先得楊為祥告知她要去基地一趟,三位女同修中的兩位就是告知楊為祥「美歌網站」的恩人。
2007年12月29日楊為祥夜間十二點多飛機飛抵台灣桃園機場,此刻發生一件幾乎要綁架楊為祥的事情,( 這件延宕了整整一年的懸案 ),楊為祥之所以拖到現在還沒有公開站出來,她當時想給洪吉弘一個自己向師父懺悔的機會,以致耽擱到今天。( 2007年12月29日半夜時分楊為祥一出境,洪吉弘帶著厲劍芬( 千真萬確的是厲劍芬 ) 他們堵注楊為祥,拉扯她的行李,主要的目的呢就是想搶那張真正的原版經文,他們三個人在出境處外面大聲爭吵,楊為祥就是不給洪吉弘那篇經文,(洪吉弘和厲劍芬在台灣,在大洋洲的這端,他們怎麼知道有這篇經文 ? 他們怎麼知道楊為祥的班機以及楊為祥到達台灣桃園機場的時間,那麼能掐准了時間來堵人,楊為祥妳!真是活見爛鬼了!)
楊為祥要上客運時,洪吉弘和厲劍芬居然連開著車來的那個男同修都不顧了,兩人也趕緊買了客運車票,跟著楊為祥上了客運,三個人在車大吵起來,到了台北松山機場,洪吉弘和厲劍芬居然又要擠上楊為祥叫的回家的計程車,楊為祥這時大聲地叫司機〝報警!〞〝他們要綁架我!〞,洪吉弘和厲劍芬這才不敢硬是擠上計程車。這是2007年12月29日半夜當時現場,我只說個一個大概狀況。
還在台灣桃園機場等客運時…….. 以下是洪吉弘對楊為祥說的三句話:
「山上那個人,
那個肉身,
你相信是 師父 ?」
楊為祥大聲回洪吉弘:「對!我就是相信 師父!」洪吉弘一震:「嗯,很好。很好。」(這時候,厲劍芬站在旁邊,聽到洪吉弘敢如此糟踏 師父,她竟然無動於衷!)據楊為祥的描訴,洪吉弘當時的那張臉非常非常邪惡地扭曲在一起,真是可怕極了!( 所以啊!2008年5月11日在台北「101」旁廣場大遊行的時候,我也跟張清溪說過幾句話 : 我說啊!「我們一天到晚跟中共的公安、跟所有的勞教所……說著〝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必報!〞」你記住!我告訴張清溪我們法輪功裡每一個生命都會面對〝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善惡必報!〞我相信距離宇宙裡最大的一場〝三曹對案〞大對質,這一天相信已經不遠了。)
此處用「三曹」只是ㄧ個比方,三曹者:天曹、人曹、地曹(陰曹)。「三曹對案」出現在民間傳說:人死之後喝孟婆湯、過奈何橋進入酆都鬼城、經十殿閻王、由鬼司審斷再人間的一切好與壞、罪與過、執法嚴明,寒氣竣厲森嚴。
( 2008年鼠年農曆大年初六,我向板橋一位同修問到了板橋的區輔導蔡守仁的手機電話,我打給他,她突然聽到我是楊為玲,蔡守仁突然愣住 ; 立刻表示 :「 為玲,對不起 ! 我一直想打電話給你,跟你說對不起 ! 」我說 : 「你自己知道啊 !
蔡守仁 ! 我沒聽過你的名字,更沒見過你,你把我用3366信箱發到全臺灣 : 「 以楊為玲為首和符文龍聯手傳播〝邪惡網站〞……。符文龍這個人我根本不認識,也沒聽過,你就這樣用3366信箱發出去啦 ? 」若不是同修看到告訴我,蔡守仁再害我,我還蒙在鼓裡。」蔡守仁說 : 「不是這樣的,前些時候我和洪吉弘出去,兩個人一起吃麵食,洪吉弘告訴我的,對不起 ! 我也沒有求證。我們去基地時,你妹妹維祥切水果招待我們,對我們很照顧。真是不好意思。」(這就是蔡美齡出賣了我後的傑作) 從鼠年到牛年整整一年了,洪吉弘洪吉弘洪吉弘你快點大聲回答我 : 「為什麼 ?」我楊為玲1999年6月21日得法,多少年來,我從來沒有正式的和你講過話,看你都沒有幾眼,我得罪過你嗎 ?難怪 ! 師父你都敢蹧蹋 ! 我們一個普通學員你以為隨你捏 ?!妳過去做牧師,上帝說 : 「你陷害別人,詛咒會回到你身上。」該記得吧 ! 當時,蔡守仁用3366信箱發的攻擊我和符文龍的MAIL 如果我拿到的話,我一定會把你洪吉弘和蔡守仁一起告上法院 ! 因為我問過中正一分局偵查隊 : 如果我有那張MAIL就可以告你們 !
但是沒關係,「君子報仇,三年不晚。」上帝的公義會審判你 !
這些年來,感謝 〝迷惑網〞做了唯一一件好事,提供給那麼多那麼多的中國大陸的單位、機構、人員、電話、手機,讓我們講真相。沒想到要我們講清地最大地真正真相,就是「美歌網站」揭露 : 師父遭邪持,大法遭法難,2008年11月10日之後,我善用了這些現成的單位、機關、人員、電話、手機,通知「美歌網站」,許多領導或不是領導的 ; 甚至很多百姓,聽到李大師的蒙難和屈辱,他們都很震驚,好多人會脫口而出,叫著 師父或李師父,很多可愛、可親的中國人說 : 李師父是好人 ! 我會馬上留下眼淚。〝北京110〞、〝北京新華社〞、〝反邪教學會〞………。「美歌網站」我都通知到了。最重要的,希望他們知道「美歌網站」的,儘快通知他們的上級上級領導,通知他們身邊的法輪功學員,因為他們最有資格、最有權利知道 師父被軟禁在美國的基地、被挾持、被架空、遭到殘酷的迫害、被灌毒藥、被下劇毒、衝著2003年元宵節講法原版的VCD裡,師父悲傷的哭、痛心的留下眼淚,從這些現象已露出端倪。
我.六年多對中國人講真相,從東到西,從北到南,南腔北調是一籮筐。結緣了太多太多的公安部、公安局、派出所、國保、國安、監獄、各地檢察院、各級法院、各級人民政府、還有勞教所、洗腦班、精神病院、醫院、………為了講真相無數次的發生言語交戰,但往往是不打不相識,時間久了,彼此都能感受炎黃子孫天涯海角那份怎麼都改變不了的民族情懷。吾師是中國人,師父想念中國如今飄零異鄉,師父惦念中國故鄉人、故鄉土、故鄉水,師父惦念學員,這一切的思念情懷,我能深深體會,愛屋及屋嘛 ! 所以我也好愛每ㄧ個中國同胞,好珍惜每ㄧ個聽到我電話的中國父老兄弟姐妹。
藉此牛年,新春大吉 :
祝福中國同胞
新年愉快 !
全福圓滿 !
祝福中華民族更加發光發熱 ! 中華文化雄心高遠 澤被萬方
吾師也想念台灣, 師父最大心願能再來寶島台灣 。十二年前,1997 民國86年 師父蒞臨寶島台灣。
(第三個錄音)
在2007年12月29日之後,大約是半個多月,佛學會瞥的實在是瞥不下
去了,就把基地的李英發給佛學會的〝那篇經文〞的影印本向學員發出了。( 全球學員請大家一起憑生活經驗法則共同研判、琢磨琢磨,這篇經文發出背後的因素。)
按照佛學會的慣性,按照佛學會那個假的『法定』那篇經文的說法,這樣發出去也不對啊!這篇經文是 師父一個字一個字口述叫楊為祥記下來,叫楊為祥帶回台灣。 希望將來全球法輪功學員能看一看這篇經文的原稿,雖然正本原稿撕掉了,但是在撕掉之前楊為祥留下了一張影印本,經文上面原稿沒有日期,更沒有師父署名,更不是 師父交由佛學會,結果就發出去了。
楊為祥說她當時是跪在 師父面前, 師父口述一個字她記下一個字。寫好之後呢,李英立刻說要拿去影印,影印好,李英拿過來把原稿還給楊為祥的時候說:「剛剛 師父改了幾個字。」 楊為祥不清楚 師父是加了幾個字 ? 還是改了幾個字 ? 楊為祥並沒有親在場,也沒有親眼見。
「經文」是這樣的,開頭的第一句話是美歌沒有做這個網站。
1. 姓唐的是特務,我們一直在尋找他。
2. 所有看這個網站的都是在走邪路,離師離法。
3. 所有傳播這個網站的都是在毀大法弟子,儘快挽回自己的損失,挽回給學員造成的損失,挽回對大法弟子隨師正法的干擾與犯罪行為。
(最後一句話,那個〝對〞字和〝的干擾與〞四個字是加上去的)
接下來我要唸的部份,大家可以一起交流。 『……因為很多時候的意思會跟表面的話相違背,我們都是知道話中到底是要說什麼意思,我們就按照話的意思做』再來一段『大法弟子只能相信 師父,而不是相信 師父的話,但是要聽 師父的話,但是具體做事情時要按照 師父的真正的意思做,而不是按照 師父的話去做。』各位廣大的學員,讓我們一起認真的思考,認真的明白一下「淘沙」,2008年5月11日我在與張清溪談話當中,張清溪叫我不要看他口裡所謂的那個「邪惡網站」,我問張清溪說 : 「理事長!現在看「美歌網站」的人多不多啊 ?」張清溪回答 :「哦,很少啦。」 我就說 :「 哦!就這麼幾粒沙子被淘汰啦!」 把他氣的……。

(第四個錄音)
『有真經文有假經文,而真經文中又有〝真話經文〞〝假話經文〞之分』『〝法定〞是被師父否定的經文』『傳功講法結束後,95年5月22日發表的第一篇經文〝真修〞』『2003年就徹底否定了〝真修〞中的那ㄧ個說法』
「真修中有一段:你們從聖潔而又無比美好的世界掉下來,是因為你們在那層次中有了執著心,當掉到相比之下最骯髒的世界裡,你們不快往回修,卻又抓住骯髒世界裡那些骯髒的東西不放,甚至損失ㄧ點還痛苦的不行,你們知道嗎 ? 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得苦,而你們還有什麼放不下的呢 ? 你能把心裡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 ?」
可是在 師父2003年6月22日於芝加哥講法時說 :
『有很多時候我講,邪惡的生命與舊勢力利用正法未到之前與高層天體下來造成的間隔往我這兒扔業力與宇宙中及世間的腐敗物質全部叫我來承受,讓我給消。……他們說你跳到糞坑裡來了身上能不沾糞嗎 ? 他的意思是說呢,這塊兒就髒……。你來了能沒有這些事嗎 ? ......正法中所遇到的包括所有不是正法中我所要而強行為之的,才是真正的正法阻礙,……所以他們說你跳到糞坑裡來能不沾糞嗎 ? 』
『那糞不是麻煩與障礙,其實真正的糞正好是它們舊勢力與一切強加于正法的生命,所以正法的真正阻力恰恰是它們。左右低層生命為其所為,視三界內生命如草芥……』
『人間本來就是非常美好的,人這裡不真髒,恰恰是那些宇宙高層空間的神認為人這裡骯髒的那一面才是真正的糞一樣髒!可是現在多少〝大法弟子〞都是在抱著這樣的〝真正的糞一樣髒〞的觀念!』
『是誰給你灌輸了這樣的〝真正的糞一樣髒〞的舊勢力的觀念 ? ......是誰在摧毀你的正念 ? 是誰在毒害宇宙眾生 ? 是打著法輪大法師父名義的〝真修〞經文』
『那麼再想一想 ? 法輪大法的 師父願意這樣做嗎 ? 不願意這樣做卻還不得不這樣做,被迫不得已,這是為什麼 ? 有人還要把責任往法輪大法 師父那推,還要說〝 師父怎麼說我就怎麼做 〞卻不想想他們自己就是生生世世在起著推波助瀾的作用。』
『一直有些學員啊!當然我講的話也包括中國大陸的學員,就是說,嘴裡在講:我們要跟上正法的進程。 師父怎麼說,我們就怎麼做,〝其實真的需要做什麼的時候我不一定明說這就是新形勢〞。大家知道,證實法中確實有一個形式的變化,這是必然的』
『 師父在正法和沒正法之前是不一樣的,任何事情做和沒做,以致在做的過程中,都會漸漸的在變化著,範圍廣的事就會有一個形勢的變化 』
我們再看2003年元宵節講法 ( 在美西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 ) 師父講的這一段 :「你們知道就單單的這一個〝修練〞的問題,在地上是多複雜的講!到了高層次上就簡單了,是吧!在龐大的宇宙層次中,都在講〝修煉〞〝要吃苦〞〝消業力〞可是我告訴你們 :在宇宙超越了很高層次之後哇…….沒有這概念,什麼消業啊!什麼吃苦啊!什麼修煉哪!……他沒有這個想法,他就是一種【選擇】宇宙高層次上就是這麼一個理〝我選擇了他〞就是這個理〝修煉 ?〞我沒有叫他修,修什麼!我要把他洗淨,從一步一步的往上洗淨,就是〝洗淨〞!……」
(第五個錄音)
『學大法是什麼 ? 他們只想從大法中獲取,把大法當作保護傘,在得知《轉法輪》等大法書籍與經文遭到篡改後,他們在幹什麼 ? 在他們的師父遭難時,他們幹什麼去了 ? 等待著天上掉下餡餅來嗎 ? 等待難一結束就去圓滿嗎 ? 我真為他們擔心 ; 他們不知道他們真正生命的處境有多危險哪!三件事是邪靈全面轉移大法弟子注意力,侷限封禁大法弟子護法能力的工具。三件事沒有ㄧ件是為 師父做的,沒有ㄧ件是為大法做的,沒有一件是在助師世間行,可是做為大法弟子,你不應該好好考慮 ; 如何為 師父為大法做些什麼嗎 ? 目前的這種狀態,三件事中的每一件事都可以不做了。保護 師父,保護大法是最重要的,這是大法弟子的永遠責任。』
14年了佛學會策動篡改《轉法輪》,把中國古聖先賢的造字和語法變異的改造。明明是磨煉,(鐵杵磨成繡花針)為什麼要變異了〝魔煉〞。所以,相形之下,骨子裡分明就是〝魔學會〞別再說學員看「美歌網站」會形神全滅,會淘汰,好嗎 ?
學員長期的付出大量金錢、付出家庭、付出了時間、付出了太多……事情發生了,不想也不敢勇敢承認,不敢承擔面對,大家〝怕〞〝美歌〞的真實對他們衝擊的力道太大,〝負荷不了沉重的壓力〞,加上〝魔學會〞長期淫威的控制學員,已經形成了習慣性的〝怕〞〝不准說〞〝不要問〞〝不准談〞〝重大訊息看明慧網態度〞學員普遍地畏縮和害怕,最明顯地完全沒有自我,完全失去獨立思考、辨別是非對錯的能力,所以,出了這麼嚴重的法難,對師父的狀況不顧,對師父也不信了。
各位學員想想,在高舉〝人權迫害〞大搞〝人權聖火〞時,師父還飄零在異鄉,
被挾持在美國的基地,遭遇悲慘的〝人權火坑〞的迫害。4、25前前後後 師父一直背著黑鍋,到現在還在被中國政府通緝,罪名是顛覆國家之罪。還要 師父承擔億萬學員的業力,還在教唆學員「以法為師」圖以「以法為師」綁架、架空 師父,取代 師父,作為奪權、篡權的工具。還在灌輸學員「 師父法力無邊 」學員越相信,它們更冠冕堂皇、肆無忌憚、無法無天,比主子還主子,挾持主子,瘋狂蠻幹著一切喪盡天良…….掩蓋著一切喪盡天良……,大傻子學員還在迷迷糊糊對中共 講清真相 ‚揭露邪惡 ƒ證實大法 „救度眾生。殊不知!邪惡虎視眈眈已經登堂入室就在你身邊啊,自己救自己都成了大問題 ? 還能救誰啊 !它們要掌握 師父的正法啊!所以禁看「美歌網站」就是有問題。禁看「美歌網站」更顯〝魔學會〞容不下一點和自己觀念不一樣的弟子,〝魔學會〞〝迷惑網〞,對師父的殘忍、狠毒、手段卑劣,學員們你們真的不理不睬、不聞不問、置之不理,〝魔學會〞〝迷惑網〞它們衝撞了中國人敬畏天、地、君、親、師的固有道德傳統。
為了度他們,就該讓師父遭這麼大的難 ? 不對!這些難必將由他們全部承受。
如果:〝修煉〞是不斷地去執著心的過程,那麼:〝常人〞就是不斷地糾正過錯的過程,我是〝常人〞嗎 ? 自己問自己 !
他們為什麼要如此對待 師父,為什麼是必須打著 師父旗號來壯大自己 ? 究竟是誰在主使 ? 誰在主導 ?背後的陰謀因素究竟為何 ? 許多的傷害已造成,畢竟也是事實。
全世界法輪功學員與中國政府全面對立的仇恨,整個國際社會不解,但也唯有中國政府能解此套,因為,中國,因為你叫做中國!為保中華民族,為保中華文化薪傳 ; 千千、萬萬、億億的中國人更應責無旁貸的盡全力關注。
2008年6月23日我以航空掛號 ( 60元郵資收執聯為憑 )將營救 師父的〝伸冤大狀〞跨海呈遞中國國家領導人胡錦濤先生為了讓此信順利寄達。並從正
面突破〝魔學會〞封鎖、阻饒「美歌網站」。不讓他們得逞阻擋世人明白真相。遂想了一個辦法 : 在中型黃皮信封的背面如是敬託 :
(可另存圖片 放大收看)


為救吾師的〝伸冤大狀〞如是寫 :
(可另存圖片 放大收看)


此信寄出後,我以中華民國國民赴責任的態度,將此信和郵資收執聯影本親送有關單位,並予報備。
精進要旨「安定」……可通過正常渠道向各級政府或國家領導人反映。
精進要旨「昭示」各地大法學會 : 用和平方式向中國政府申訴我們的真實情況,這絕對沒有錯,但是作維修煉人我們也絕不採取任何過激的行為與言論……本著善心向世人,向政府講明真相與善意申訴中,做得都很正。
(第六個錄音)
2008年5月12日我向臺灣台北地方法院控告被告三人
4. 台灣法輪功佛學會負責人張清溪。
5. 台灣法輪功學員林婕汝。
6. 台灣法輪功學員蔡美齡。
原始起因 : 欲燒師父經文。「法輪大法美歌天仙論壇」奇遇記。是偶然是必然。
原告人訴訟主旨 : 林婕汝、蔡美齡配合〝佛學會〞散播楊為玲已被〝佛學會〞定為〝共特〞,對原告造成毀謗名譽,精神巨大損失。
散播時間 : 2008年5月3日下午1時三十分。( 5月3日以後仍在散播。)
地點 : 總統府前凱達格蘭大道現場。 由台灣法輪功佛學會主辦的「呼籲中國共產黨3,600萬黨員退黨活動」。
( 治安機關登記有案 )
案情經過,於此拉開序幕 :
2007年11月10日學員黃淑珍 ( 板橋 ) 早上八點,非常氣憤地打電話給我 : ( 煉完功回到家) 前一天晚上讀書會,板橋的區輔導通知 : 要買幾本新書,手邊的一些零散的經文,佛學會找到適當的時間、地點再集中燒掉,當時旁邊一位得法一年多的男同修還說 : 「當年中共燒法輪功的書,怎麼我們也要燒。」淑珍說 : 前不久才買了一萬多塊錢的一套精裝本,我瞞著老公買的。既然是師父經文,而且還可以讀為什麼要燒掉,又要再花3,000多塊錢。於是我說 : 我打電話問問其他同修。
我打電話給郭錫揚同修案外一章啊 ! 沒想到獲得了驚天動地的「美歌網站」。我馬上回電給淑珍,我們立刻約在板橋圖書館,在那上網看「美歌網站」,我看到的第一篇「 請大家幫幫我爸爸 」我整個人有如二十四節氣「驚蟄」雷鳴動,振起而出。( 以每張二元,我先印了十幾張。)
從2007年11月10日開始,我斷絕了一切表裡不一、騙人勾當的一切〝假〞法輪功的活動。( 從此再也不講迫害和促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及傳九評的電話了。) 請問大家 : 還有比師父更重要的事嗎 ? 殺父之仇不共戴天 !
2007年11月10日 : ->代表的意思是甲告訴乙
郭錫揚 -> 楊為玲 -> 黃淑珍 (板橋)
2007年11月12日 :
楊為玲 -> 蔡美玲 (板橋)
蔡美齡學員經我告訴她 ; 很快她和淑珍看到了由另一同修電腦發給的2003年元宵節講法原帯 (有 師父哭的)。淑珍說 : 美齡看到 師父哭的時候,她也哭得好難過。美齡告訴我,她有兩三次不具名發MAIL給「北美」「明慧網」質問 師父在首頁上的照片……自此蔡美齡好幾次幫我印了「美歌網站」的內容 (含 16篇經文 )我均已一張兩元付給她費用,一共一百多張。( 其中有用到台北recipes機關和該機關主官姓名的資源回收紙作為證據。她從這裡退休的。我準備最後提供給檢方參考證明她的說謊部份。)大約一個禮拜之後,蔡美齡倒回了〝魔學會〞把我出賣了,在讀書會上又哭、又交心、又認錯,郭錫揚被告到北美〝魔學會〞。
真是「養老鼠咬布袋」。
2008年5月3日之後,5月11日之前的某天,蔡美齡和黃淑珍通電話時,蔡說出了2008年5月3日在總統府前面凱達格蘭大道中共黨員3,600萬退黨活動現場發生的 : 林婕汝和蔡自己向一些同修散播楊為玲已被〝佛學會〞定為〝共特〞了,蔡美齡叫黃淑珍不要再跟為玲聯繫,黃淑珍把這段原原本本的告訴了我。

2008年大約是二月份 :
楊為玲 -> 劉美蘭 ( 從南港搬到汐止 )
什麼狀況之下我告訴劉美蘭「美歌網站」?
自2007年11 月10日看到「美歌網站」後,我更是停掉了每星期六固定輪班在台北「故宮」針對中國大陸觀光客 講真相傳九評促中國人退黨、退團、退隊。劉美蘭連續地一直催我去「故宮」,我一直委婉拒絕,她一直問我到底為什麼不去故宮了 ? 她猜了好幾個不去的原因,最後,拗不過,好累喔 ! 我就告訴了她「美歌網站」,結果 ! 劉美蘭又出賣了我,在讀書會上傳。又一個「養老鼠咬布袋」。
戊子年鼠年,好多的「養老鼠咬布袋」。考驗出大法弟子自以為不是〝常人〞,
自以為高層次啊 ! 所以「滿飯好吃,滿話少講。」
有兩個女學員,剛開始看「美歌網站」時,一副正氣凜然,拔刀相助 ; 對我自稱 :是「真修弟子」,二人通知幾個看「美歌網站」的學員 : 把《轉法輪》丟了、把所有的法輪功的衣褲,外套,圍巾全丟了。把法輪功徽章也丟了。通知到我時,我問 : 〝小蜜蜂〞也一起丟嗎 ? 愣住 !回答不出。幾個大傻子真的去丟了。結果這兩個真修弟子很快地又倒回了〝魔學會〞把自己給丟了。也是又懺悔、又交心、又重新煉功了。( 還是想做老大的心理 ! )並且很緊張地把它們印的所謂第一版第一刷的《轉法輪》開始一個一個一個教學員交還給他們並退錢,他們收回去燒掉,向〝魔學會〞表態,.有的學員起先捨不得交出來,被24小時的逼催,有的被上門堵人,或在學員回家的路上賭,就是要收回。他們還問楊維祥 : 「你姊姊的書 ?」 楊維祥說 :「 你們是看我好欺負,我姐跟我可不一樣,你們最好不要去招惹她。」他們就不敢騷擾我,想收回門兒都沒有 !
楊為玲 -> 林婕汝
楊為玲根本沒有告訴林婕汝「美歌網站」,她卻做〝魔學會〞的劊子手、打手,
公然在我背後放冷槍,污衊我是〝共特〞,是誰給她做靠山 ? 是誰給她撐腰 ?
林婕汝這樣的純粹假冒大法修煉人的自甘墮落,自己沒品沒格,還迫害修煉人的格。
林婕汝污衊我〝共特〞的事情,信義區的學員黃年香從側面聽到後,立刻打林婕汝的手機問她 : 你怎麼可以這樣對待同修 ? 說為玲是〝共特〞! 林婕汝在電話裡嚇得吱吱唔唔。 ( 後來在檢察官面前為了自己脫罪極盡狡猾詭辯 )黃連香還告訴林婕汝:這麼多年你不是不了解為玲的個性,她沒有做的事,你污賴她,你想她會放過你嗎 ? 你忘了前一次她去SOGO百貨公司找你算帳的事 !
我楊為玲,「美歌網站」一共告訴三個同修,兩個同修出賣了我,一個同修成了我案的證人,但這個證人明顯地嚇壞了,從張檢察官判 : 對被告三人「不起訴處分書」(中華民國 97年10月9日偵字第20758號) 和 高等法院高檢署給我駁回(中華民國97年度上聲議字第5745號 )兩件看出,我感覺得出黃淑珍的害怕和妥協,所以,我在〝聲請再議〞和 向檢察官、檢察署、高檢署、最高檢察署上呈陳報申訴中我要求檢方,既然不公不道維護被告三人,那麼就送佛送上西天,判我楊為玲以誣告罪起訴,並昭告天下,徹底維護司法尊嚴。我也知道我案檢方不願實質地去碰觸,我知道因為張清溪崇高的社會地位和崇高的社會背景。我更知道 : 小偷在法官面前不會承認自己是小偷的。我也深深知道人性裡面最卑賤的不誠實、欺善怕惡、雙重人格的糟糕法則。你們以為檢察官袒護你們是好事 ? 你們的假道學、偽善、偽修把檢察官拖下水,你們會不會毀了檢察官未來能得法、修煉的寶貴生命,自己位置的擺放 ! 你們被告三人想過沒有怎麼挽救 ? 你們還救度眾生呢 !
因為「美歌網站」,台灣的法輪功裡真是聞「美歌網站」而變色,風聲鶴唳,禁若寒蟬,學員們因為〝〝魔學會〞通達,嘴裡就附和著說 : 「邪惡網站 …………。」就像一群沒有大人的野孩子。許多學員不得不暗中看「美歌網站」,明明知道那麼多的不堪、不正當、不正常、反常地……離師離法、陷師父與大法不義。卻來個全副地 : 不動如山。視之不見。聽之不聞。聞而無嗅。是不關已,高高掛起。
眼耳盜鈴。自欺欺人。說穿了,一個字〝怕〞。
所以善良的人,不自知地隱藏著 : 殘酷。冷漠。貪婪。無情。不正義。沒是梅非。懦弱。欺善怕惡。過河拆橋。忘恩負義。罔顧良心。自私自利。好大喜功。
欺上瞞下。見獵心喜。見之不義,危而不救。色慾薰心。巴結、縱容那〝魔學會〞。
背後冷槍欺侮同修。不人不義裝做無事。助紂為虐為虎做倀。以假亂真竊用大法
。社會觀感家務不盡遭人非議。生活習性常人嗤鼻。開口閉口救度救生。閉口開口常人常人。
做人啊 ! 得講良心 ! 每個人都要想好將來拿什麼給自己送終 ? 大概不食人間煙火地高層次的學員一定沒被分享過一針見血的這幾句。
真修之士,事不可妄為,機不可妄動。天道無親,常與善人。人道不修,妄想飛昇,飛到一半,解體爆炸。
也難怪林子大嘛,什麼鳥兒都有 !
第七個錄音
我案進入司法程序之全過程
我相信司法是民主法治國家,公平正義社會的支柱。
因為司法人員是國家的律師,人民的權益得受司法保障。
(以下97是指中華民國97年)
(一)97年5月12日向台北地方法院呈遞告訴狀。
(二)97年6月6日赴台北中正一分局偵查隊依據我的告訴狀作筆錄。
(三)97年6月7日依據我的告訴狀,鞋童學員黃淑珍赴中正一分局偵查隊,做證人黃淑真的筆錄。
(四)97年6月26日應張檢察官在台北地檢傳訊,我當庭呈上事先準備好的15頁陳情報告。報告的題目是【法輪功修練變調】
( 這是唯一的一次檢察官傳訊。本次檢察官問話簡簡單單10分鐘就結束。)
(五)97年6月30日我二度親自送呈報告給張檢座。
因97年6月26日應訊時,張檢座要我去找被告林婕汝、蔡美齡的出生年月日和身份證字號,張檢說以利傳訊二人。如有困難要儘快告知,但要認真找。我去問了3天,真的有困難找不到,97年6月30日我趕快呈報張檢座。(我心裡想,難道張檢認識張清溪 ? )
(六)97年8月15日(中元普渡日)我又親送陳報表共計9頁。我為了不至於把我案特殊之壓力全部推委檢方,而主動要求檢察官我要與被告三人張清溪、林婕汝、蔡美齡當庭對質並當面對質。擬對張清溪對質的部份,我照著8個關鍵問題;
要當庭問他。結果…….我遇到了銅牆鐵壁的檢方,及至到了高等法院檢察署、最高法院檢察署,就像我追問台北地院地檢署張檢座 : 為什麼 ? 究竟是為什麼剝奪我和被告三人當庭對質、當面對質的機會和權利 ? 讓檢方給予被告三人不
起訴處分,僥倖又狡賴,免負一切刑事責任,以為頭過身就過 ?
(七)97年10月15日收到張檢座發下不起訴處分書。( 97年度偵字第20758號)
(八)97年10月15日我連夜完成10頁的「申請再議」書狀 : 就不公不道的偵字第20758號向張檢提出15個關鍵合理質疑,請說明之。結果我得到冷凍處裡。
(告訴人接受本件不起訴處分書後得於七日內以書狀敘述不符之理由,經原檢察官向台灣高等法院檢察署檢察長聲請再議。)(我不願等七日第二天我就送達)
(九)97年10月20日再呈申訴陳報王添盛檢察長,第二天方知王檢察長八月份已調他職。 ( 有收狀戳記為證 )
(十一)97年11月17日收到高等法院高檢署應予駁回處分書(97年度上聲議字
第5745號)
(十二)97年11月18日我針對認為原則上「王法條條不徇私的鐵律,分別覆函」
地院地檢、高院高檢。我強調兩句話給檢方 : 「我放天不放,我容天不容」此處的〝〝我〞指檢方( 有收狀戳記為證 )我給台北地方法院和高等法院檢察署的覆函 :
我是楊為玲,對鈞上若有冒犯不敬之處,敬請鑒諒。
ㄧ. 97年11月17日清晨五時許,我於夢中赫見三個字「包青天」。
二. 97年11月17日下,接獲高檢駁回之處分書 ( 97年度上聲議字第5745號 )
三. 97年11月17日晚十時正,在「華視」頻道,猛然驚見「包青天」( 原來華視今天第一集開始,重播「包青天」)
四. 本人對被告張清溪、林捷汝、蔡美齡三人,提告之基礎理由,絕非子虛烏有。
五. 記得包大人說過 : 「人間私語,天聞若雷。」
六. 在世時,每個生命都要被自己說地話,所做地事負起全責。
七. 浩瀚宇宙,冥冥之中,必有公道。
再次 懇請鈞上見諒吾之駑鈍。
楊為玲謹呈 97年11月17日
晚十時三十分
( 姓名上蓋我私章 )有收狀戳記為證

續前(十二)
(十三)97年12月8日我再親呈陳報訴狀 ( 共九頁 ) 「一鼓作氣,再而不衰,三而不竭。」再度邁入最高法院檢察署,這是更高層的清剛竣厲的司法殿堂,我用從小父親教我背誦過地古文《左傳》曹劌論戰,來繼續打這場戰役。我請問最高檢 : 《左傳》「曹愧論戰」文中 : 魯莊公曰 : 「小大之獄,雖不能察,必以情。」我邁向高院高檢要的就是一個合情合理,有錯嗎 ?
因為我挑戰的是一個矇蔽世人多年,佛口蛇心恐怖邪教組織。這個案件,對在意者很痛。很在意的,就是痛處,就是致命。特別從地院地檢張檢察官這一路避重就輕,迂迴不直接,對我案起蚥]術般的轉移作用,對提告人的強硬不公不道,對被告三人給予僥倖、狡賴並輕易規避法律責任淂逞,給予被告三人不起訴處分。我之生命是有著危險威脅的,雖非立即,亦非危言聳聽。
仰望最高檢明察秋毫。提告人有絲毫虛言謊語,或子虛烏有,或胡亂攀誣,絕不會寬貸。我自97年5月12日的原始訴狀,乃至後續連連上呈陳報如若經查句句屬實。 (共計六份) 伏望最高檢鐵面無私。執法如山。( 有收狀戳記為證 )
(十四)

(十五)地院地検、高院高檢,硬是紙上作業,掐著我的脖子,按著我的頭,
結果完全沒有讓我陳述的權利和機會了。
今天是己丑年農曆大年初一日,至目前還未收到台北地方法院檢察署二次偵查我案通知。(自97年12月23日發文日至98年元月26日(農曆正月初一日),已經超過了38天)
為了我自己的人身安全嫉惡如仇之餘,我必須把握關鍵時刻,留下文字的紀錄。
中國人有句哲理 : 「論理不論和」「論和不論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面對被告三人的謊言、造謠污衊,我必須確保我的,人權、名譽、尊嚴,不該給我造成精神上巨大損失。勢必尋求國家司法協助,還我公道。自97年5月12日到今天,整整九個月,我受到的銅牆鐵壁,包庇被告,對我不公不道,逼得我頻頻上書訴狀給各級檢察署,雖然到現在還未釐清被告三人刑事責任,在這新的一年對各位鈞上說聲謝謝,謝謝你們一再接收我的申訴狀,帶給各位鈞上業務繁忙,說聲抱歉。祝福各位檢察官新年快樂萬事如意。
殷盼中華民國司法 : 智盡其謀 勇竭其力 仁播其惠 信效其中 擇善如流 百姓同感 司法德澤流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