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法解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27 14:44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11月14日 2011  1:09am发表   
李洪志师父在今年纽约法会上的法解,由参加法会的朋友提供,仅供参考。


二零一一年纽约法会法解

原来我没有打算在这次法会中安排大家提问,不过从上次参加的首都法会弟子们情況看,加上参加这次法会的一些弟子对自己修炼的情況总是觉得没有底,还是有问题要问师父,下面就请把问题的条子递上来,一般的问题就不要提出来了,我相信你们有解決那些问题的能力。

弟子:请师父讲一讲正法必成。

师父:提这个问题的弟子是不是对师父的正法没有信心啊?(师父笑,众弟子笑。)这个问题之前我都讲过,你们要学法,学好法才行。作为当师父的来讲,正法中我是绝对不承认利用这场邪恶迫害来考验大法弟子的,这是绝对不行的,大法弟子更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得高的错误想法。这么多年来大法与大法弟子都是反迫害的,不论是当初要求你们做的三件事,还是目前要求大家去救度众生,这都是身为大法弟子的责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無法修得更高,更达不到大法弟子的标准。不承认它旧势力提供的这个所谓的环境,因为在正法中我会使一切众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这种邪恶中锤炼大法弟子。你们要相信目前的正法已经从内到外的整个宇宙空间都基本完成,只剩下这小小的地球上一点点邪恶的东西,这也是留给弟子们的考验,给那些被救众生的一个机会,也是让你们建立更大的威德。

弟子:我们地区有些学员认为只要按协调人的安排去做就行了。没有安排的事情,就不愿意主动的去做。

师父:有些弟子就是在学法的问题上不上心,是你修还是协调人在修啊,我是讲过谁修谁得是吧。协调人安排的事情是有事需要的时候才安排,他不能每天老给你安排事情吧,他也不能事事都管得具体,协调人安排的事情当然要做,还要做好才行。当然,没有集体活动的时候,大法弟子救度众生的事情自己要主动去做啊,这些事是不能等著协调人安排的,应该自己去主动的做,我只是讲了协调人和学员之间的关系。

弟子:我们地区由于人手缺乏,不同的项目存在竞争、抢有限的人员,在配合方面表现不好。

师父:这恐怕不是你们这个地区的问题,其他地区有没有存在这个问题呢?我看是有的,有的地方还很严重,常人在搞项目活动的时候,都还讲个相互邦助,讲个友谊嘛,你们是大法弟子,都是为大法在做事情,更要讲究相互之间的配合,当然,急缺找合适的人一时也找不到,可能就会赶紧拉一个人先做起来。我知道这也就是眼下你们遇到的困难,这些矛盾我都在观察著,也是给你们解決这个问题的机会。

弟子:我们地区有一位神韵协调人因票销售的不理想,比较消沉,有不想擔任协调人的想法,师父可否讲一讲?

师父:有这种事情吗?我不想给他下结论。(众笑)修炼啊,就是常人做事情,恐怕也不能遇到一点困难就打退堂鼓吧。为什么有些地方就做得很好呢?要找一找原因,肯定在有些方面还有问题,这也是提高的机会。只要这件事情没完,大法弟子就在修炼中,就在过关中,就在看他行和不行中。我不能堵他的路。每个人都在悟,每个人都在修。这也是在过关。过关中人人都会这樣。自己怎么樣把握自己才是关键。

弟子:有的学员喜欢和佛学会的负责人套近乎,对其他学员卻冷淡,还说不相信负责人就等于不相信师父,对吗?

师父:如何处理好与负责人之间的关系问题,我已经讲过多次了,有些弟子就是不去照法的要求去做。这个事情我再跟大家从新说一下。我讲的是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或者是一个地区的佛学会的主要负责人,这个很主要。至于说这个项目中以下的、其它地区的、各个部门的负责人,这个还不是那么主要。但是作为我们大法弟子,师父既然要求你们改变状态,就应该这樣做、服从管理,就应该听从指挥,因为各部门做事也是最主要负责人发出的指令叫做的。这个关系我就再重复一遍啊:我讲的是主要的那些个负责人,大项目的负责人,和各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在这以下的具体不同的部门、在佛学会以下的各个地区的炼功点学法组,这个不是,我指的不是这个,他对整个项目不承擔责任。但是哪,很多地区的负责人,各个项目以下的部门负责人,是因为项目第一负责人叫他那樣做的,也要服从、去做好。真正有严重问题你倒是可以正常反映,但是这么多年形成了一个习惯,老是看不上谁的心很难收,习惯了向外找,这个状态我要给你们去掉,我要把这个东西给你们去掉,不能再这樣了,这个时间已经过去了。另外,对于不是从法上去听从项目负责人或者佛学会负责人的安排,而是向常人之间那樣搞庸俗关系,那是不行的,算是乱法,更不能理解不相信负责人就等于不相信师父。现在负责人经过多年的魔炼、修炼过程中,他已经过很多关、走出了自己的路,绝大多数都已经认识到了应该怎么樣去做。现在我们要把这个状态改变过来。同时把习惯性的有问题向外看、向外找、向负责人看的这种心去掉。以前向外看习惯了老是看负责人不顺眼,到现在还没顺过来,(众笑)不行,还得顺过来。但是作为负责人来讲,有的做的真的是很差,与负责人的身份不太相符。当然了,很差是很差,但是你们还是要相信主流还是好的,还是为大法起到一些作用的,所以师父还在观察。

弟子:上次美国首府法会后,我们这里比较重视学法了,但有些学员以学法时间不夠,影响了做项目上的事情。

师父:不能走极端,是吧。法是一定要学的,不学法你不知道怎么去修炼,修炼是要用法去指导才有效果,才能提高。不过呢,我们现在是正法时期,如果不出现邪恶的迫害,不出现旧势力的捣乱,把著大法去实修,是能夠修成的。现在呢,法是要学,助师正法的事情也要做好,況且是为了你的圆满,为了你自己的世界能夠救度去更多的众生。你总不想到时候就你一个人在你的那个世界里做孤独的王吧。做大法的各种项目,都是修炼,学法干什么,为了修炼呀,不要把学法与做大法的各种事情对立起来。

弟子:师父,代沈阳、长春、大连的大法弟子向师父问好!弟子们十分想念师父。

师父:向国内的弟子们问好!这几年,国内的弟子们在迫害中更加坚定了修炼,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在揭露邪党的迫害上比国外做得好,师父感谢你们。下面再有向师父问候的条子就不读了,把时间留给有问题的弟子们。

弟子:如何才能徹底清除掉在人中形成的后天的观念与执著?

师父:这个问题很具体,修炼嘛。在难中、在解不开的事情当中,总是在想有什么办法,想轻轻松松地就能提高心性,上很高的层次,这是不可能的。其实就是本著大法去实修,一点点的清除你们在人中形成的不好的观念,没有捷径。一个人要走向神,说咱们找找窍门,(笑)那能是实实在在修上去的吗?不行,得实实在在修才能上去,才能圆满。

弟子:最近我们地区协调人突然以病业形式离世,对其他的学员影响很大,但还有别的原因吗?

师父:经过这么多的迫害,走过了那么多的路,大家都想知道为什么还会出现这种现象。其实,我原来也讲过这方面的问题。

  很多事情旧势力就是这樣安排的,师父虽然不同意它们这樣安排。当然安排这件事的时候学员本身并不一定知道它是旧势力,那时候师父还没有提出它是旧势力。他就这樣听任安排了、就这樣约订下了,师父也不好办,因为是他同意了安排,师父不能去更改。那时有些就以为是应该这樣做哪,就签订了一些什么东西,到那个时候这就是它们迫害的把柄。那也有一些其它情況,比如很多人都在看别人怎么修,大家也跟著学,而不是走自己的路。那旧势力就会让他早走,从中看你们的心怎么动、修还是不修。因为修炼必须得是发自内心的主动去修,你真得能在利益面前、在名情中剜心透骨的伤痛中拿的起来放的下才行。那看著别人行你就行,看著别人不行你就不行了,大家都这樣做,就等于把那个人推向危险,人心就在催著他走。那旧势力就会抓住理而不让他活,因为它们认为他影响了一大批的人在看他怎么做而不实修。这些人到底行不行、能不能修、真修假修?得自己修才能行。它们真的抓住这个把柄,因为它们抓住了理了,它们说:你看那一大邦人,哪个是真修的?得叫他走开。所以修炼中一定要走自己的路,一定要修自己。

  当然不只是我讲的这个情況,有些人长期对病的执著也危险。因为有人说修了大法病就好了、就有了保护伞了,我只要是進到大法弟子中了,我就不会有病了,我什么都不怕了。这是多強的人心哪?是真正实修来了吗?是把大法当作保护伞?即使开始不是这樣想的,也是一个执著。咱们不是圆满的时候要修得执著無一漏吗?在人心上没有任何漏啊。每一颗人心都不行的,都得去掉,这都能造成一些学员的意外。经过这么多的魔难,我想很多学员都知道怎么回事了,这个不多解释了。这些问题都是你们走过的路了,再遇到这樣的事情,不能心如浮萍,要坚修大法不动摇。

弟子:明慧网曾经通知关于集资方面的问题,请师尊再讲一下集资的法理。比如在做项目中,有的学员出钱,有的出力。

师父:其实集资这件事情,我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的情況讲的,因为那里在迫害大法弟子,就是集资的钱也不容易用到大法的项目上来,有些坏人还会利用集资干坏事。在国外很少见,在台湾的一些地区有个别人在钻大法弟子的空子。但是在中国大陆这樣的坏人很多,所以我主要是针对中国大陆情況讲的。那么在其它地区就比较少见,也不能说没有。有一些大法弟子是合伙摊点钱搞一个什么项目,这个不算集资,没有向别人伸手去要钱,这都不算的。当然有一些做生意的和经济情況非常好的大法弟子拿一些钱来支持大法项目,那也与集资是两回事。这都是主动发自内心做的,又不影响什么,他又经济上比较好,这不算。当然,只要是把钱用在大法的项目上,是弟子们自愿出的钱,都是可以的,自愿原则嘛,不提倡集资。

弟子:我们地区的学法小组有时会在学法的形式上,存在争执,有的认为是背诵比通读的效果好。

师父:人心在作怪吧(众笑)。如何学法的事情我早就讲过,不要去追求常人中的一些形式,关键是你们学法的态度,学法的心诚不诚,我听说有些学法点上很不严肃,学法时间里有人还会把东家长西家短的事情拿出来说,心事根本没放在学法上。师父看著都著急,时间紧迫啊,机会不等人。

弟子:最近我们地区学员中病业反映比较突出,有些学员提出发正念来清除反应病业背后不好的因素,这樣做法是否正确?

师父:大法弟子是慈悲的,法正念的方式是可以的,师父法身也在善解你们的各种善恶缘。想法没有错,但要看是否是那个情況,还是正念不足無可奈何的做法,更不能流于形式。有些人有病了,一修大法好了,真的好了,可是旧势力为了去你的心、要考验你行不行的时候,它还让你在你原来那个病灶的部位上有病痛的感觉,或者是有病的反应,连症状都一樣,看你相不相信大法,这个时候怎么办?人神一念哪。你动的是正念,你认为这都是假相、旧势力干扰,我修了这么多年大法,不可能出现这个情況。你真的发自内心的一念后,马上什么都没有。可是这不是人说一说就能做的到的,那个坚定的正念发自于你的内在,不是形式,也不是嘴说的。比如有人说,哦,师父教我们这么说,那我也这么说。可是你心里不稳,总是擔心是不是真的就是病,或者做给师父看,并没有达到那个境界,真的那一念出来能撼动它,不能夠击破旧势力干的事,那不行。那是修炼中产生的正念才行

  为了叫大家能夠处理好这些事情,我不断的叫大家真正的学法、实修,你们的心性提高了,正念一強真的跟神一樣力可劈山,一念就劈山,那你看它旧势力还敢不敢干什么,正念一上来什么都挡不住,这是千真万确的。所以被干扰最多的、被迫害的最厉害的多数是那些个不太精進的学员,或者是学法不经常的,学法思想在干别的事的,都会是这樣。而真正那些个修的好的大法弟子真的是干扰不了,一点也干扰不了,而且正念很足,同时在邦助别人,也是真的助师正法。

弟子:听说大陆有的学员现在见到病重的亲人或朋友,就叫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保证说病一定会好。

师父:(笑)。从目前大陆情況来讲,如果这个人在那个邪恶的环境中真敢念,甚至念出声来,他就会好。(众鼓掌)有好多事例反应这个情況。但是,要是在一个宽松的环境里念,可能就不一定好使。为什么呢?是因为那是有邪恶的压力、你敢于出来说大法好,和美国这个环境中随便说不一樣,上大街上喊“法轮大法好”,警察也会跟著举举手的,(众笑)没有压力。但是如果是发自内心的念大法好,那也会起作用。所以效果怎么樣,那要看用心情況与环境。环境很好、很宽松、没有压力,那也得看看情況。这是见人心的。

弟子:现在大陆学员把“法轮大法好”的护身符作为讲真相的必备物品,见人就发,有时都不去讲真相,发了就走。

师父:这当然不对呀,怎么和常人发小廣告一樣啊(众笑)也不知道干啥的,给你一个吧。假如他刚刚在劳教所迫害完大法弟子,你给他一个干啥?你保护他啥?保护他别出问题、接著迫害大法弟子?莫明其妙嘛。你得给他讲真相,让他明白了、别干坏事了,知道大法的好,真正的把他救了你再给他个护身符。要做到实处,是你在救人,不是发传单哪,给一张是一张。

弟子:请问师父,在推廣神韵的交流中是否也应学法而不是只谈工作?

师父:是啊。大法弟子做什么事都不能忽略学法,只有学法,才能夠正念足,把事情做的更好。当然也不能说放著急办的事也不管,只管学法,学完法要找的人走了,事还办不成了,那也不行。什么事情你们不能太教条。法是一定要学的,要分场合,要分时间,把握需要做的事情的缓急,你们得把它安排好。

弟子:总是会用习惯去做事情,对学法形成很大干扰,怎樣徹底摆脱这种干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

师父:怎么说呢,这个问题我要好好讲一下。人的思维、想法,脑子中形成的各种观念,都是你从长期在社会中接触各种事情过程中形成的,年岁越大积累的越多。中国大陆不好的现象现在是越来越多,你看的也越来越多。人家说中国大陆的孩子跟国外的孩子特别不一樣,大陆出来的孩子什么都懂又尖滑。是啊,那个社会什么坏事都表现出来了,报纸、媒体、人的行为、说的东西什么都没有底线,小孩脑子灌的不该有的东西就多、就比国外孩子多,他也就成熟的多。我刚才已经说了,人的思想装進什么都会影响人的外形,就是说你装進了什么思想,在外形上都能看的到。在常人社会中,一瞅这个人就知道他是一个哪方面思想与行为比较突出、他喜好什么,都在脸上挂著。

  什么东西灌進人的思想里就存在那了,保证是这樣的。人是有记忆的。说是记忆,这讲起来好象都是观念而已,其实它是实实在在的物质,也是一个有形的东西。人讲话的时候,对你讲一个什么道理的时候,或者是要说服你的时候,“呱呱呱”一个劲往你脑袋里灌,就真的是向你扔东西。有的人很生气不断的反对,就是不断的在排斥,你只要从他的脸上就能看出来。当然大法弟子对人是有益的,我们讲话本著正念,随著讲话吐出来的是莲花。可是常人在社会中形成的东西没有什么太好的东西,進入人体它就会左右人,从被左右的人的脸上就能看到祥和。人说眼睛看什么没关系,不愿看不看了就行了。不是,你看到了就進去了,因为任何东西在另外空间中它都可以分体的,看的时间越长進的越多。看电视、看电脑,反正是不管什么东西你看了就進,就像往一个筐子里装东西。人脑子里、身体里装这些不好的东西装多了,你的行为就受它控制。你讲话,你的思维方式,你认识事物的态度,都会受其影响,千真万确。

  有什么樣的环境造就什么樣的人,这是绝对的,不但在修炼界,在常人中过去的老人都懂。这些东西在修炼中会逐渐的要被排除掉。但是你说我今天修炼了,我全部都拿掉,一般情況下是不行的,没有那么简单。为什么哪?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形成的东西一次很难都去掉,因为你还没有修炼好,你没那么大的热量还达不到化掉它的成度,你得多次才能化掉它。你今天修的好一点化掉一些,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后天修的好化掉一些,渐渐的你真的能正念十足,那个热量也大起来了,就把它全都容化了,情況就是这个樣子的。

  有的人会问,为什么有人说思想中的坏东西我都去掉了,怎么又有了哪?而且我每天发正念清除,怎么还会反映出不好的东西来呢?怎么老也去不掉啊?是啊,你那东西也不是一天進去的,(笑)也不是一时形成的呀。就是这么个关系。说那是不是我叫师父邦助就都给我拿掉了?那你说这不就师父替你修了吗?那最后也不算你修的呀。不算你修的就是没修,就是修炼有漏,回天后众神一看你怎么修的?很多东西不是自己修的,没威德,没吃过这方面的苦,一路都是师父给拿下去的,那天上不收你的,可能你还会掉下来。你还有没还的债不行。欠什么还什么,这是宇宙的理。师父可以替你偿还一部份,可以替你清理思想中应该清理的,但是你自己必须得在修炼中修你该修的那部份、承受你该承受的那一点。对你来讲没有什么危险,但是你得认识到什么是修炼、怎么修炼。修炼中有所领悟、有提高,那才是修炼,真真正正的修炼哪。

弟子:怎樣做才能在主流社会中廣泛推廣神韵、效果更好?

师父:又是一个具体的问题,难道非要师父手把手教你,你才知道怎么去做吗?(众笑)你们在实践中自己去摸索。每个地区的情況不同,每个民族的情況也不同,有的是共产社会走过来的,有的一直是正常社会,有的是经济发达地区,也有的是经济不好地区,每个人群在社会形成的文化观念也不同,所以各地区大法弟子得你们自己去做。神韵演出这件事情越来是越重要,因为它是一个救人的项目,可是大法弟子资源是有限的,如果你们要做就一定要把它做好,我相信你只要用心去做,就一定能夠做好(众鼓掌)。我不是叫全世界每一个城市都要演神韵,我是说你真的要做你就一定要做好,否则就别做。有人觉的,我们今年神韵还挺好,没赔,他高兴了,可是你不知道神韵一年来的开销要多大吗。一年得几百万的消费,这钱从哪出啊?这樣算起来神韵还是赔了。大法弟子都知道把神韵请来可以救人、可以做这件事,那你不为神韵负责也不行啊。神韵为各个地区的大法弟子开创条件、做救度众生的事,但是你们也得给神韵创造条件哪。要做你们就切切实实的做好,特别是这件事情是师父直接领著神韵在做了,所以你们哪个地区做的怎么樣,问题会非常快的就反馈到我这来了。

神韵现在已经是世界第一秀了,只要你们努力去做,细心去做,就能做得好。有时也要学一学常人社会的经营模式,常人社会有的那么差的演出都能卖个高价,世界第一秀的演出,又是救人的项目,就应该超过常人的那些演出。不要怕难,难行能行。

弟子:我们地区的一些学员现在会以各种理由不愿意走出来做事,这些学员会不会拖延正法進程,能否请师父开示?

师父:我也在看这些学员,他们总是私心杂念多,想法不能放在法上。不过他拖延不了正法的進程,因为时间也是不等人的。师父只是一再给机会,中间的过程可以等,但是真正最后的大时间是不能拖的,这樣的学员将来会后悔莫及。

弟子:弟子有一份常人社会中的工作,由于工作需要,有时就会走常人的那一套工作方法。如果要走一条大法弟子的路,又要符合常人的形式,请师父明示?

师父:大法就是开在常人社会中的,常人的工作你就只管去做,这社会的运作就是这个时代的东西。那你说过去古代没有现代社会的状态,你要完全做古代的东西它也没人买呀,(众笑)它也没有那个环境啊。现在社会就这樣了,你就正常的去做,不算你的错。大法弟子不去推动它,多起正面作用就可以了,因为常人社会的状态也不能随便破坏与更改的。但是你在任何环境中都能修炼,修的是自己。在利益面前、在好与坏面前、在是非面前、在应该不应该面前,你怎么摆放自己,你就去实践、修。书也读了,法也看了,不断的在修,不断的在看法,那在社会中看你怎么把握好自己了,该做的做,不该干的事情就不要去干。

  现代的学校学的都是这些变异的东西,到工作环境中去做也是这些事情,这没有关系。这个社会都是这樣的了,只能是你自己尽可能做好。你不工作养家糊口怎么办哪?你自己也需要吃和穿吧,自己生存都是问题了那怎么办哪?现在叫大家都穿上古代衣服,(众笑)从现在开始都做古代人做的那些事去,不是叫大家这樣做。时代是这樣一个时代了,将来人类会恢复到人类的传统上去,是一定的,绝对会的,但是现在不行。特别是在救人中,你们必须得符合常人社会状态去救人,否则的话你救不了人。你来个特殊的,人家看你怪怪的,你讲什么别人不理解,那怎么救人哪?救不了人,还会把要救的人害了。

弟子:现在不少大法弟子的孩子迷恋常人社会的生活,比如上网、玩游戏。应该怎么办?

师父:你是想让师父去管一管那些孩子吗。(笑)(众笑)是啊,这个社会就是大染缸。现在这个社会就是和大法弟子在拉人,甚至于大法弟子的孩子也是在这个环境中,不好的东西在往下拽人。如果孩子不能修炼,或者是没有好的环境,真的是抵挡不住。可是大法弟子的责任又这么大,我们不但救度世人,身边的人也得救啊。如果说你连你的身边人都救不了,你的孩子都救不了,那么你又怎么能夠去救别人呢?我想这件事情,你们都知道怎么去做。

弟子:请师父明示我如何兼顾好做大法项目的工作与常人社会中的工作,这两樣工作对我来说都很重要。

师父:手心手背都是肉吧,(笑)这些事情都很简单,決定怎么做就怎么做好。我想你能夠处理好这樣的问题。

弟子:现在还是有国内的常人找到大法弟子,想用大法弟子的名義为他们申请难民身份,我们能邦助他们吗?

师父:关于这个问题我这么看:他是真的假的,这些事是政府的事,作为大法弟子没有管这事的行政权力。那他想学、他想炼功,那你说你不能教他吗?也得教他。关键是在这过程中大家要跟他讲真相,要他明白才是关键,如果他成了真正的弟子,我们就好邦他,也应该邦他。大法弟子都很善良,不过我曾经说过,在这种情況下,他一旦拿了法轮功政治避难,那么这个人对法轮功就欠下了一笔帐,从今以后他不能对法轮功做不好的事。如果做了,他马上就会遭报应,这笔帐他得还,得还到那种程度,从中国能到美国来或者其他国家来,是借助法轮功才来的,你得还这么大份量的债。说不定犯了什么法就弄回去了,或者得到相应的其它报应。

目前有些人在办法轮功学习班,目的为了邦助申请难民,教人学《转法轮》。不管他什么用意,这些人对法轮功欠大了。但从另一方面讲,叫人了解大法也不是坏事。尽管人出国都是为了来赚钱、谋生,利益摆在第一位,但是不管怎么樣,在这过程中对法轮功肯定是有了了解的,所以这些事我们通常都是不太管,因为管不管那是政府的事,不是我们的事,所以大家就是尽量不去结那个恶缘吧。

弟子:新唐人的总部廣告销售人员要求记者無偿为一些公司拍工商新闻,这樣不是做亏本买卖吗。

师父:这件事情要根据实际情況看,無偿拍新闻。如果是为了搞好关系,或者是有什么商业上的互惠,这是可以。如果不是这樣的话,無代价的去做也没啥意思,因为我们的资源有限。通过这件事情去讲真相救了人,我也不反对。如果没有什么那为啥做去?条子是这么提的,我只能这么解答,如果写条子的是记者,还是与廣告销售人员联系,搞清情況。

弟子:我们做的项目从没有问过师父,目前项目正处于关键时刻,但是协调人之间意见不能统一、矛盾很大,使项目受阻。

师父:如果哪一方的意见正确,就要按照哪一方的方案去执行,如果双方都没有把握,那就按第一负责人的想法办吧。以前很多事我看都是存在这问题,你们就是这樣跌跌撞撞往前走,摔的一个跟头接一个跟头的。但是我希望大家摔跟头之后要吸取正面教训,不要老吸取反面教训。吸取反面教训就是用人心在想问题,把自己变的狡猾、圆容,那就变坏了。什么是坏人,我跟你们讲过吧,那狡猾的人是坏人。心地善良、没那么复杂的思想,那是好人。要正面想问题,摔了跟头要从修炼人角度上找原因:我哪做的不对?用法衡量衡量,你才能吸取正面教训,真的能这樣去做一定会好。大家都这樣做了,我就不信那项目做不好。就是没有向内看、没有正面吸取教训,就是没有象大法弟子那樣讨论问题,如果遇到问题都向内找,还会发生这樣的事情吗,我看不会。

弟子:目前马来西亚很多大法活动仍然受到方方面面的干扰。

师父:这个情況有外在原因,特别中共流氓的干扰,这是肯定的。比如北美地区神韵的演出它就干扰不了了,因为各个剧场互相之间他们自己都通气了。它干扰,我们学员去讲真相。那剧场也会打电话问上一个演出过的剧场,说他们到底演的怎么樣?节目到底怎么樣?那上一个剧场告诉他非常好,说什么什么樣节目。他说那为什么中领馆的打电话来干涉?为什么有的人冒名发电子邮件、匿名的人打电话来、写信来说怎么怎么樣?上一个剧场的人说我们也接到了这些东西。这剧场和剧场现在都知道中共这些特务、中领馆干的这些事,因此,他们就不怕干扰。

  我想其它地区,大法弟子你是做神韵主办这件事情的,你是不是真下了功夫去做了?尤其欧洲啊,你们年年这么赔,有些地方干扰也是很严重的。你们不能再这樣下去了,你们得认真对待这件事情,耗的人力、物力、财力都很大,那为什么你们不把它做好哪?如果再解決不好这些问题,神韵的作用就無法发挥出来,总不想让师父亲自抓的项目一直在你们那里赔下去吧。

弟子:大法资源寶贵,有的大法弟子不珍惜大法资源。

师父:是啊,很多学员哪,你叫他赚钱他不会,可是花钱卻非常顺手,(众笑)多少钱都敢花,花的非常顺,不计后果,不考虑这钱是哪来的,也不管你以后怎么樣,没有责任心。这樣的做法,神都愤怒的在看著这樣的人。糟蹋大法弟子资源就等于也是在干扰破坏大法。就这么多资源,你消耗了,真正能救人的卻没有。

弟子:正法已走到最后,我们所在的国家还不能举办神韵,心里很著急。

师父:不能光著急。(众笑)或许你们那里的条件还没有成熟。因此,也不一定非得神韵现在就去。大纪元、新唐人等媒体办的好讲真相同樣有力度,而且其它项目的力度也很大。大法弟子都能起到应有的作用,我想也是你们做好了。不是神韵去了才算救度众生的。神韵只是一个项目,因为专业性很強,国际性的这樣一个艺术团体达不到国际艺术水平那是不行的,所以我在把握,等你们那里的条件成熟了,挡都挡不住。(笑)

弟子:我们当地学员很少,我们也想做神韵的项目,可能由于资源有限,总是学员之间犹豫不決,是不是属于正念不足?

师父:学员很少当然会人力不足。不过也事在人为,人多少不属于正念的问题。但是有的地区也只有很少的学员,神韵的项目照樣做起来了,几千人的剧场还都满满的,就这樣的事情这几年真的是不少。有的情況是看你怎么去做了。你真的要做,想做那就认认真真去做。可能也有的人说我人员不足,找常人来邦助一起做,或者找一个常人公司代理做。不行,做了就失败了,还赔了许多钱,为什么哪?证实法、讲真相是大法弟子做的,不是常人做的,他没有那威德,再大的公司也不行。当然了,如果在宣传上你不懂,叫他们在宣传包装的业务上出出主意,或者是做一些廣告,这都没有问题的,你们自己把握主动才行,关键是你们要有信心,这也是看修炼心性到底提高了多少。

弟子:境外社会高层与低层人士对法轮功都有一定了解,但中产阶级卻往往回避和视而不见。应如何针对这部份人?

师父:现在境外的经济情況出现一些问题,他们都在关注著经济形势。当初迫害法轮功之前,由于邪党的宣传,让不少人对大法存在误解。当然这些人本身是可以救,关键是他们敢不敢听真相,救度这些人没有捷径可走,因此你们要敢于去向他们讲真相,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只要功夫深,铁棒磨成针吗,师父相信你们能做得到。(众鼓掌)

弟子:台湾现在的环境对大法弟子的心性存在干扰,是否与旧势力有关?

师父:这么说吧,旧势力当然有它的安排,可是大法弟子要是做不好,对你个人就是个修炼问题。一个地区的大法弟子没做好,这一个地区就会出现人心带来的麻烦、学员中人心带来的问题。那要是更多的大法弟子在台湾地区在哪一个问题上没做好,那就会影响了那个地区的环境。当然我不是说台湾大法弟子没做好啊,有些事情是旧势力在干扰,比如当初大法弟子没有蓝绿之分的人心,今天这种情況还存在不存在呢?一开始我就在不断的说这个问题,我就看到了这个问题的后果,可是有些学员还是党派的人心重于修炼,人心就是难去。

马上你们又面临著大选的问题,希望弟子们不要陷进那两个党派之争,要想到你们是我大法弟子,你们是有救度众生的重任,常人社会中没有哪一项的事情比大法的事情重要,也不配。

弟子:神韵演出之后,我们这里有常人要来学法轮功,我们是否要更多的组织室外炼功和洪法?

师父:有人学的话我们当然就组织啊,大法弟子不就是要救人吗?当然了,在向新来学习大法的常人一定要注意方式方法,要从动作开始,不要开始就组织学法,在还没有认同法轮功时是很容易被大法的高深法理齔菄滿A这个要注意。

弟子:我们新西兰的学员之间存在配合问题,在学法上中出现一些分歧。

师父:出现这樣的情況真的不应该,不论是学员还是那里的负责人,都应该从自身上找一找原因。不要把出现的问题完全怪到邪党特务的头上,如果你们没有漏洞,没有问题,就是旧势力也無法起到干扰作用。我早就说过了,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邪恶的力量已经非常的渺小,从宇宙的各个空间,各个层次都已经被大法普照,现在在正法时期就是要更多的救度众生,就是特务师父都度,只要你们念正,当场都会感化它们

其他的地区有没有存在这种情況呢,我看是有的,这主要是你们长期在人的中间养成了那种不好的争斗恶习,只有一点点的修炼,不断地学法,用大法圆融掉你们不好的东西。还是要提醒你们,一定要向内找啊。

弟子:海外法官没有做出正義裁決,被邪恶迫害,起到不好的影响,这是否与弟子什么心有关系?怎樣才能做的更好?

师父:大法弟子做了该做的,已经尽力了。旧势力看到影响太大、对邪恶的震慑超过了平衡,它就要捣乱。但是很多事情也不那么简单,大法弟子正念十足,或者是我们真的是应该这樣做了,神也在做、也在邦。两方面原因都有,不要因此受到影响。

弟子:学员之间因为做大法的项目,产生了矛盾,应该如何消除?

师父:说到底还是人心问题,人心互相碰撞,不向内找,都向外看,都用人心想问题,你看不上他,他看不上他,久而久之就形成了隔阂,就合不来了,忘记了自己是修炼人,退回到常人状态。要用正念去看问题呀,都想自己哪没做好,真的自己做好了,那对方也会看到变化,他也想自己哪没做好啊,能这樣就不会出现隔阂。消除矛盾也是一樣,同修一部法,都是一樣的缘份,有什么放不下的向对方真诚交换意见、接受别人指出的不足,那问题不就解決了吗?这个问题不能总是在你们弟子之间发生,你们是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啊,怎么还和常人一樣呢,一说就火,一讲就急就跳,就不去找一找自己的原因,眼睛总是盯著别人,那你不是邦著别人修吗,你怎么去提高呀。我早就说过,不论自己遇到什么问题,都要首先找一找自己存在的不足,从自己做起,还会产生隔阂吗,还会有矛盾的吗?还没有听说两个都向内找的弟子会产生矛盾的,是凡产生矛盾的都是向外找的结果,是人心的显现,要去掉人心呀,不能老是停留在嘴上,要真心的去修掉。

弟子:本地区去年卖神韵的票不理想,部分学员认为票价高是主要原因。

师父:神韵的票价没有问题。世界第一秀啊,还没有常人普通歌星演唱会的门票高呢,为什么有的地方就做得比较好,要向主流社会宣传,要让他们知道神韵是世界第一秀,他就会觉得花钱是值得的,这是我们神韵工作的重点。

师父还是要说,遇到问题要向内找,找一找原因,想一想办法,不能什么事情都让师父来解決,师父在忙更大的事情

弟子:请问师父,推销神韵晚会,与讲法轮功真相之间,怎么把握比较好?

师父:推销神韵晚会本身也是在讲真相,做演出推廣中接触的人就是讲真相的对像。就是你和人接触的时候就可以讲真相,具体情況怎么樣把握,在工作过程中积累经验。接触的人怎樣,就怎么樣去讲吧,我不能说得太具体。

弟子:当我接触到发正念少或过病业关的学员时,也会感觉身体不舒服,有时自己状态会变得很差。

师父:看来你平时容易受到别人的影响,是个没有主见的人吧,(众笑)从法理上说就是主意思不強。有些感觉并不一定是真的。比如说大法弟子修的非常好一个人,可是修的再好你也是人在修,只要你这个人还没有圆满之前,你都有人身上的东西,都有人身上业力的存在,哪一层都有。恰恰你碰到他在提高过程中、在消业,在消这些东西,那个时候你碰到了,你说哎呀一身〧a或者有黑气,这人修的太差了。不是,修炼人消业时是在转化业力,别人只是感觉那个场而已,对别人没有什么不利,而且消业者是在提高的过程中,说明他恰恰修的很好。

  有的人可能看到一些情況,不过看到的都是层次非常低的情況,都看不到真相,看不到修炼好的情況,只能看到没正完法、没修好的一面,因为修炼好的一面是不能让你展现的。就象我以前讲的,释迦牟尼看到的宇宙最高形式是地、水、火、风。地、水、火、风的最根本是什么啊?因为宇宙都不行了、开始败坏、风化了,可是它卻不是更大宇宙的最根本,这只是一个小小的层次中单一的一个小宇宙体系的根本,并不是宇宙的的全部,只是极小的很低层次中的一部分。宇宙巨大無比,这么大的体系無计其数,谁知道最大的宇宙最后是什么哪?谁知道大法弟子做的这一切的最后哪?谁知道大法弟子那些个修好后的不叫看的那些真实情況哪?就连师父替众生消业的时候都在难受,有时非常的难受,我的身体都会被搞的很糟,是什么原因呢?当然是天机,是不能泄露的。层次有限的、看不到真实情況的人那时候看到我,是不是也觉的师父很不行哪?可是我在替众生承受罪业,包括能看又看不到真相的人,当然也包括你们正在修炼的弟子。

  我过去讲过,有些人天目开了反而不好修,为什么呢?因为旧势力会在天目开的状态安排难、安排关,尤其被小道干扰著的,觉的自己怎么樣了,感觉自己有多高有多大,其实啥也不是。把自己误在其中不出来,神神叨叨的。而真实的情況修炼的人一定不让看到,特别是开著修的,就让你看到给你安排好的那些你应该看到的,就不让你看到那些你不应该看到的,因为你还在修,让你看到将来有那么多好处,常人也会来修的,让你看到在修炼中会吃很多的苦,经过许多磨难,又会干扰你们修炼的信念。你要真不修了,那就是另外一回事,这里我不说这方面的问题,与你们修炼無关的问题我不去说。

我始终再讲了,我说真实情況谁也看不见的,你们从很高层下来的时候,就等于进入了迷中。大家知道过去历史中宇宙不管哪个境界出了问题,不行了要淘汰,就会有大劫小劫的,那都是在旧宇宙的过程中的事情,因为建立这个宇宙的时候是从头到尾同时建立,同时都有了,只是众生在其中表现的情況各不相同,生命在已有的路上从头走到尾,就好象按照剧本在演戏、人只是从头演到尾,只是巨大的天体中有不同的时间、不同的空间,身在一个慢的空间中能看到快的空间生命的一生、一世,只须一瞬间,甚至可把那个宇宙的过程都看的到,因为它同时都在那了。现在是正法时期,宇宙所有的一切的一切都不行了,全都完了,而过去好的同化从组、不好的都解体了,而全新的一切对于旧的宇宙与生命而言是绝对没有连系的,旧宇宙的生命不能成为新宇宙的生命就永远也不会知道新宇宙是什么樣子。也就是说,只要旧宇宙中有你,新宇宙什么樣你永远都不会知道。

刚才我讲到人类社会中有许多上面下来的王,就是在这个正法时期等著你们救度,救度了它们,也成就了你们的威德。当今世界上不管多高的神和王,只要没正完法的,都不会知道的,因为到人类这个层次中来,就是在迷中,过去的事情它们都洗掉了。当然,这件事情除了正法者,其他谁也不配知道,因为宇宙再高的王都在面对正法,都在正法之前被考验著行和不行、留与不留。特别是低层次中开著修的,比起这些什么也不是,人心一起作用就会神神叨叨的,执著心強了就会神魂颠倒,不知自己是咋回事了,这个问题我讲得比较多,因为师父感觉到这个问题在你们弟子中间已经有普遍的趋势。要记住你们不是常人,是大法弟子啊。

弟子:请问神韵演出在亚洲是否重要?

师父:是不是重要就做,不重要就不认真的去做呢?(众笑)师父告诉你们:只要救人中需要就重要,不需要的时候就不重要。现在需要神韵演出在救人中发挥作用,肯定重要。当然了,不要偏激的去理解,师父说了神韵演出救人重要,你就天天啥都不干了,其它大法项目该做的你也不去做了。那不行。大法弟子啊,需要的时候你就去做,不需要的时候,其它项目忙,你就去做其它项目,就是这么一个关系。这几年,神韵演出在亚洲有些地方没有做好,这与邪共的干扰有关,我想呢也与有些地方的学员们的相互配合、没有做好有关系。有些地方的老弟子不少,可发挥的作用不大,有的相互之间还起内哄,不应该啊,我过去不是讲过吗,修得再高,只要你还没有修成,弄不好就会掉下来。许多神想当大法弟子还当不了呢,你卻在大法中混事,神都在看著你啊。

弟子:为了洪法和救人,学员可否利用网络建立网站。

师父:大法的网站已经有不少了,那里的学员都做的不错,特别是大纪元、明慧网等网站,对揭露邪党的迫害和弟子们的修炼作用很大。当然前几年也有个别学员,建了网站后和常人接触多了人心很重,干扰了其他学员的修炼。师父不是反对弟子们建立网站,如果能不干扰学员们的修炼活动,不出现乱法情況,真正做到揭露邪恶,洪法救人,当然是越多越好。目前大法的资源非常有限,需要做的项目也多。建立起来的网站,负责人都要严格的管理,不能办成了常人的网站,更不能破坏大法。

弟子:三退已经超过一个亿,但近期向大陆做三退项目不是很顺利。

师父:要坚持。常人社会中的事情也没有多少顺利的事情可做,不能因为遇到一些困难就放松了,这是直接在救人,也是给你长功德。

弟子:我们当地的学员依然把集体学法用“读书会”这种常人的称呼。

师父:这不是太合适吧。师父原来都讲过,不要随便更改学法的形式,你们要严肃的对待大法修炼,把心思用在如何学好法上,不要起那些个标新立异的名词。师父不说出来的词你们都不要去随意用在法上,否则,就是破坏法,特别是旧有宗教和其它常人的一些个东西,或其它修炼形式更不要随意拿来就往大法修炼上套用。有些东西还是有信息的、容易被不好的东西钻空子的,出了问题后悔莫及啊。

弟子:我是来自加拿大讲真相的学员。请问师尊,我们在讲真相、劝“三退”时,可以在点上发我们法轮功创办的一些报刊吗?

师父:又是一个具体的问题。你们现在干什么事情都想知道师父是什么态度,总想希望师父肯定做的事情后再去做,也要用一用你们自己的脑子去思考嘛。有些媒体他不想什么事情先把法轮功摆在前面,法轮功大纪元,法轮功新唐人,法轮功什么什么。有些学员他非得这樣做,以为不这樣做别人就不知。其实,你不需要这樣做。你不讲人家都知道,很多人都知道大纪元是法轮功学员办的,可是你们知道吗?所谓有人说不把法轮功摆在前面如何如何,这是邪党特务在煽动的话。为什么老拿著去说?你们想过没有?倒退几十年,很多媒体,包括老板到员工,都是基督徒,可他们没有谁干什么都先说我们是基督徒的吧,怎么怎么的,我们是天主教徒、什么周报、时报。(众笑)他们会这樣做吗?不怪吗?怎么就不觉的怪哪。当然,我不是说这个学员啊。就说我们现在人手有限,既发这个报纸又发那个杂志,同时又要劝“三退”、讲真相,这是个问题,我也不能夠说行和不行,你自己根据情況掌握,你就自己把它做的好一点吧。报纸一般你可以把它放在超市里让顾客自己拿,你只拿著真相资料去劝“三退”好了,这比较合适。主办媒体的学员想使大法弟子办的媒体都立足于社会,成为一个常人社会的正常媒体才好,这是办媒体的弟子们的愿望。大法弟子办媒体,可信度高讲真相的力度会大。老是用不适合的办法做,可能会给人不正规的感觉。报纸本身是站在不同角度上讲真相,和直接讲真相不是一个角度,所以要把握好,不要直到不好的作用。

弟子:我们当地有位学员,在街上向常人讲真相时,一般讲得都很高,有时一上来就讲“天灭中共”等,导致听他讲真相的常人经常会反感,是不是会造成负面影响?

师父:是这樣的。大法弟子讲真相啊是要注意方式,一上来就讲得很高,肯定不行。因为什么思想境界的人都有,特别是中国人,他们被中共邪党灌输了党文化几十年,它都在邪党的那个文化圈子之内了,你说高了肯定会鴽孕L们,你没救了人,还把人给鴽奶F,给人向不好的方面推。所以我说大家要理智的去做,不要只做表面,你想救人就用点心,不要做的太肤浅。“天灭中共”是修炼人看到的最后结果,你不要把它当作讲真相开板就来的话。真的告诉人家是咋回事了,你再讲邪党做恶多端、天要灭它,这都可以。你还没给人家讲真相你就来个“天灭中共”,他还真的是不知道咋回事,认为你在“搞政治”,这可是正好上了邪党宣传的圈套。

弟子:去年神韵在旧金山还是出现较大的亏损。今年学员们感觉到压力很大,请师父明示。

师父:常人都说有压力才有动力啊,何況修炼中的弟子呢。这些具体怎么做你们自己考虑吧,怎么做师父都不反对,就是不能赔。有的人说我们做主流了,就多用钱打廣告。不是说票的价值高了你的廣告费也得上去,得占用那么一大部份,不是那个概念。不要按票的价值和总收入的百分比大手大脚的花钱,就象以往那么做就行。常人的百分比在我们这不灵。这是救人,神都在做,大法弟子的状态很主要。主办演出也是修炼,配合好,接触人要讲真相,众生在等著救度,他们如果知道处在危险之中,还会贪钱吗,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啊。我想听你们今年的好消息。

弟子:韩国大法弟子配合不好,不论是在学法上还是做大法的项目,请师尊指点。

师父:我觉的你们要珍惜今天的机,要机缘,我早就讲过,等到你们圆满以后,你们谁也见不到谁了,都在自己的世界里照看自己的众生。所以呀,还是常人心太重,一到需要配合的时候就显现出来了。有一些配合不好的,我也想在修炼中你们渐渐的会配合好了。要跟上正法的时间才行。

今天回答问题就到这里吧,希望你们在交流中能夠提高自己,让自己走正修炼的路,早日完成誓约。(全场起立,热烈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