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17、长江后浪推前浪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6:55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五章  浩浩大法创世惊

17、长江后浪推前浪

如果用长江后浪推前浪来形容正道大法如今在世间产生的震动,这樣的词语有些显得渺小。法轮功在世间引起巨大震憾,它比任何一次正法的出世涉及的面都廣,有多少人开始步入大法轨道?如今無法说清,总之,它如波涛大海之水。浩波连天,無边無岩,已在地球上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有人曾说这樣的话:“当初严新传功法时,也没有说到哪做到哪。李洪志说得出,做得到,没有半句瞎话。”

是的,李洪志大师从1992年出山讲法,他的足迹已踏遍了大半个中国,他怀著一颗赤子般的深情,把他知道的东西朴实無华地告诉大家,尽他最大的努力,使每一个学习法轮功的人获益,他讲到哪里,哪里立刻会产生法轮的巨大热潮,这是中国历史上任何一次气功的问世远达不到了。正道大法的问世,相比起过去在国内外流传的任何一个气功,法轮功是浩浩宇海,一片汪洋,而其它一些功法只是这片汪洋中的一滴水。

李洪志所处的修炼背景深远,并且自幼已是具有脱离常人的特异功能,加上诸多上门师父的训教,几十年的法轮苦修,终得大道正果。他所具有的功能,是任何东西都無法度量出来的。因此,他每到一处,用他自己的话叫:“树高不胜寒”,常言道,水深流曲慢,贵人话语迟。而李洪志已掌握的無量大法,他从来不显示半点骄骨,反而对于真诚修炼的弟子们,投以母亲般的慈悲心,用他那苦口婆心的教导,引著修炼者走上大法的正途。

现在,不管李洪志出现在哪里,哪里便有了法轮功热潮。

中国有句古话,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

中国众多功法,就怕法比法。正道大法之所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如雨后春笋,遍布于长城内外,大江南北,五湖四海,主要因为李洪志的大法,的确是惊世之法,正人之法,大功能之法,这是其他功法無法比擬的。

在法轮功学习班上,我们看到了这樣的场面,無论是几千人的学习班,还是一千多人的学习班,当李洪志大师将要宣布这次班结束的时候,几千双眼睛都潮湿了,众人象告别最亲近的人一樣,久久不愿意离开大师,依依不舍的离开。

無论在北京、天津、成都、太原、石家庄、济南、重庆、长春、大连……为此成千上万的与大师只见过一次面,学习了一次的修炼者们,有本地的,有从全国闻讯赶去的,有中国人,也有外国人,有军人、有警察,有国家干部,有教授,专家,学者,也有小学生,有农民,工人人,也有佛门中修行的出家人……無论什么人,只要听上大师一堂课,立即被常常的吸引了。十天学习班下来,这些素不相识的人们发出一个共同的声音:“大师,我们真不想让你走,大师你太伟大了,大师你太好。大师你创出的大法真神奇”!人们都服气了。在这其中,是抱病而来,许多是尝过其他功法的人,有的人是本地气功界的气功师,但是,無论你学什么功法,是什么气功师,学习了多少年,就连在山中隐身修炼的人,甚至在空门修行了多少年的人们,一听到大师的法轮大法,个个发出肺腑之言语:世上只有一个正道大法,中国法轮功!世上只有一个法神通無比,中国法轮功。

这是进班学习的人们的共同体会。难怪学习的人们视大师为亲人,为朋友,因为大师把弟子们当亲人一樣看待。無论从吃上、住上、收费标准上,凡是想借他神通大法发财挣钱的事出现,他立刻就给否掉,对于学员们多化的一分钱,大师从心里感到过意不去,千方百计想法设法给大家省下来。临结束时,每一班下来都是这樣,人们留恋大师非常不愿意让他走,这种感情使我们每个人想起离别自己的亲人是一樣的感情,许许多多的人哭了。人们深厚的感情,道出了对大师的敬重,对大师人想念。于是,有人提说共同跟大师照一张相,以视永久留念。

当然,一些照像部门想借此发一笔财,每人一张,几千人几千张,那将是多少钱呀!是的,每个人五六元十来元不算什么,特别在今天经济发展的时代,人们也并不看得很重,但大师看得重,他时时刻刻为他的修炼学员著想,与照相的相约一条,只收成本费,少赚一点可以,多赚一点不行。结果,一张从十来元降到一元钱。几千人如果按每人十元计算,就几万元,几千人每人一元,只有几千元。他说:“学员不容易,从祖国四面八方来找我学功,又吃又住,又有路费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挣学员们的钱呀!”
他的一席话,使许多学员纷纷落泪。

这看起来是一件小事,其实,他把大师一颗大慈大悲的心亮给了学员,人们能不震动吗?

如果几千人照一张相不行,大师为了满足学员们的需要,几十人或者几十来人照一张,分十几次二、十几次与学员们合影。仅从这一点来看,我们是可以看出大师对待学员们如亲人一般的感情啊!

大师也有家,并且有一个善良的妻子,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为了传法,他辞去了工作,告别家乡,足迹长城内外,大江南北,普度众生,使每一个学法者有所收获。
有人会说,大师传法,是不是要挣许多钱?

不是,大师传法,除了他吃的,用的,花的之外,在世上传法的人,他是收费最低的,负责法轮大法传功的审批机构,几次因为他收费低让其提价,他都不同意,就是收学员的这一点费用,也是用来租用场地,支付社会上应有的花销,再给主办单位一大部分,他几乎不挣钱,也从来不掌管钱。就是他的那本从《中国法轮功》一书,还是自己掏腰包会给了出版单位几万元。

大师的生活极为简朴。

大师对他的随从弟子要求很严。

大师对自己戒律更严。

大师以一个普普通通的人面貌出现在茫茫人海里,又用他那艰苦朴素的生活和可贵的品质,去影响每一个人,去教诲每一个人,这本身不就是大法的一部分吗?

大师有一个不成文信条,教人先正自己,已不正,如何教人?

因此,他对每一件小事,都把自己要求的十分严格,比如上课,他从来不迟到一分钟,有时激动的场面,台下爆发出無数次掌声!本来两个小时的课,他常常延长许多时间。学员们对延长的一分钟,都视为珍寶,大师延长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人们無比美好的大法,人们从不放过。

有时候出现车堵,有时候出一些事故,有时候因为极特殊原因眼看开课晚了,大师会便出我们無法知道的神通,准时赶到讲台上。他的弟子们说:我们跟著师父遇到的事太多了,讲法也不容易,许多你想不到之事都出现,想方设法让你迟到,发生奇怪的事情……我们师父不管遇到什么情況,有时候我们根本不知道怎么处理,只知道按常规是影响开课了,但是,师父会显出神奇把一切影响克服掉,事后,他也很累呀!一个把整个身心传授正道大法的人,他没有一丝一毫的图谋。不像社会上曾流传一时的“气功师”们,一门地为捞钱讲法,为骗财胡说一通,为装扮自己,贪婪無度,干出台前台后不一樣的事情来。大师完全把心掏给众人,让众生看得一清二楚,看透他的心是什么颜色,看透为什么要传法,看透他传法给众生会带来什么,给自己留下了什么。因此,人们说大师是一个透明体,就是在他讲功的台上,弟子们用天目看他,也看到他真如一块晶瑩的白色玻璃一樣透明,没有半点污处。因此,人们说大师的心和他的人是一体的,大师的心是世上最善良、最纯洁、最好最好一颗母爱之心。

所以,人们投给大师無限的深情,而大师送给成千上万無数的人们真诚!

有人说,世上只有慈母的心最好。
学员们都说,世上只有大师的心最纯。

有人说,一生之中平平安安快快乐乐就行了。
学员们说,今生得遇大法,能与大师相见,死了也值得!

有的人问参加法轮功班的人:“真象你们说的那樣好,世上真有这么好的人,这么大的神通?”

学员们推心置腹地说:“我们讲的再好,你们不信,如果当你亲身体会一下,你就会像我们一樣说大师如何如何好了,他的大法如何如何神了。”

有人还是不信,他们认为世上没有这么好的功法。

其实,大师的法轮功,何只是一种功法,它是比功法还难得到的無价之寶——理?一个人明晓了这个理,会管好自己,一家人明白了这个理,会幸福一家,一个团体的人知道了这个理,会搞好一个单位。

人类知道都通晓了这个理——宇宙“真、善、忍”,人类社会将会进步,文明、发达、幸福、美好。地球也会在太空中良性地正常运转,它将满载著人类共同的美好的、善良的心性,悠然地在太空中永久生存。

但是,正因为人类的大多数还明白这个理,其间出现了纷争,战争不断,人民受苦,国与国争,人与人斗,你有核武器,我原核原子。你给我一拳,我给你一脚,烧杀抢劫、吃喝奸淫。人类中的一些人开始极大地沉沦堕落,一些国家的核心和国魂也在陷入迷途,因此,爆发了人世间许多战乱。人类中出现了许多人的迷途。试想一下,如果一个国家陷入迷途,此国如何?如果许多国陷入迷途,世界如何?如果世界陷入迷途,地球如何?

这就是大师讲给人类的理。

因此,一些人能理解了大师的心,一些人只能理解在较低的的层次上,但是,無论是抱著什么樣的心理来听课的人们,大师都给你一个满意回答!

这就是学功的人们真切的体会。那些没有进入学习班的人们,你又怎么能相信呢?

大师的理说深,它通著宇宙。
大师的理说浅,它通著常人。
能领会到高层的人听法,他们听出了真实,说大师是来自外空间的超人,他来超度地球上的人类来了。因为他讲了宇宙中的真理,地球上的人类因为有的已经开始向真理的反面陷入迷途了。如果都这樣陷下去,顺理者生,逆理者亡。

人类如此。
地球也如此。
都是顺逆之差,決定著生与死,存与毁。所以,当层次高的人听了大师讲法之后,感叹是:“佛陀。”再世,其实,佛陀又怎么能与大师相比。佛陀时代,佛陀在琲e流域说法,目的是度人。他悠哉游哉的范围不算大。而大师是站在全人类和地球宇宙生存空间讲法,来超度迷途的人们,他是代表了宇宙特性真善忍的使命,来挽救人类和地球的。这樣说,一些人是不可能想念的,因为他们没有明白大师讲法的理。所以,大师讲的大法不能同佛陀比,佛陀也無法跟大师的法比。如此,似乎成了一滴水与一片大海相比了。

佛陀开创了人类的佛教。在世上是第一个传法的人。而大师传的法,也是佛法在经历了二千五百多年之后的又一次前所未有的大法,这个大法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

可以说,佛陀开创了地球上的佛法。

李洪志讲了宇宙里的大法。

如果再过几千年或者更久远的年代,后来的人类会看到两种影响地球人类生存的大法。

一个是佛陀的佛法。

一个是宇宙的正道大法。

但是,如果我们从常人的角度来看,大师的法也精辟地指出了做常人之理。它的整个思想脉搏显出一条清晰的线路。修炼的人也好,常人也罢,都要有一颗美好、纯洁、善良、大慈大悲的心性,在这种心性指导下,去走完一个人一生的路。

如果每一个人都有了一颗平静的心性,人与人之间将会变得更加美好,排除了一切人间痛苦与烦恼。这樣的法有什么不好呢?常人又怎么能不接受呢?

大师的法有無比的神通,再加上他投给学员们的一颗美好的心灵,所到之处,無不掀起法轮功的巨大的的潮声。

有人问,为什么李洪志走过的地方,那里没有参加学习班的人,像盼星星月亮一樣盼著他去?

世上只有一个气功界的正道大法,世上只有一个李洪志。大师不辞劳苦地四处说法,像当年佛陀说法一樣,每十天办一次班,一年要办几十次,辛苦是众人周知的。大师有一个美好的家庭,他生活得很好,生活的平安欢乐,可算人世间最美好的人家。但是,他拥有神奇的大法,他有颗慈母的心境,他宁可抛家舍业,自己不辞千辛万苦四处说法,让那些迷途了良知和心性变黑的人们法净心灵,把神奇的大法传给众人,让那些有著各种疾病的人脱离苦海的折磨,使千千万万的在痛苦中生活的人解脱出来……人们理解了大师的一片爱心。

大师把爱心和大法獻给人们。

人们怎么不从内心中感谢大师呢?

如果用一句话比喻,大师讲给人间的大法是乳白色的牛奶,甜甜的乳汁哺育了急待干渴的人们。

而他自己吃的卻是“草”。大师生活的俭朴,自己每到一处,从不住高级房间,有时安排了好的房间,他总让人给退掉,找一个能栖身能住的地方即可,对他的弟子要求也更严,住的同他一樣简朴,他每日三餐,简简单单,平平淡淡,从不动煙酒,吃穿顺其自然,从不讲究。

大师从生活中的点点滴滴严格约束自己,同时也教育了万人。

像这樣的人能不受欢迎吗?

有时,我们也想一些气功师们,他们的架子太大了,生活豪华奢侈,腐化堕落,除了喜欢金钱,再就是美女,金钱美女一把抓。讲什么法,他自己心灵深处黑的东西太多了,讲出来的东西也有害于人。开口这个气功不行了,闭口那个气功不行。一场下来收入十万二十万,竟没有多少人受益,使几千人上当受骗。中国人太多了,骗上一次两次,就靠这些骗术发了大财,当他们的骗术被人们揭穿的时候,当他们被抓被通辑被迫隐藏的时候,也就宣布了他们所谓那一门功法的破产和结束。但是,留给成千上万人心灵之中又是什么东西呢?

那些学了功法的人们,当他们学功的所谓“师父”已经从“天上”掉下来了,隐身到别处去了,再从这个世面上见不到了,他们还一再继承著他们师父的邪法。

凡是学过功法的人进法轮功班后,大师看得清清楚楚,谁身上有什么病?谁学习哪种功法?谁学得是邪法?谁修的是世上正法?他一清二楚。

有的人的身体及心性被一些邪法害到一定的程度,到了死的边缘。
有的人被一些邪法搞到成为植物人的程度了。
有的人身上全是黑黑的东西了。
有的人主意识眼看就要衰灭,副意识逃跑了……

大师用慈母般的心胸,从不计较入门的学员们过去受了哪些功法的害,上了哪些门派邪法的当,从不计较一切,一点一点地给人们调理,在短短的几天中,把每个人身上的病气洗得一干二净,就是那些重病在身,深患绝症的人们,那些练其他功法走火入魔的人们,在短短的几天内,全部变成一个好人,在这个基础上他再传给你功!

不管是什么人,
無论是什么人,
只要进得学习班来,大师把你当成虔诚学法的弟子,用爱好和全部的真诚传给你得到的一切。

他说:“只要放下心来,我把什么都给你,我负责你的一切,负责到底。一个班下来,让你变成另外一个人,我保证……

大师的每一句话,每一字半点虚假也没有。正因为凡是听他讲课的人都感受到他讲的与实际非常相符,甚至做出的奇迹的事他根本没讲,人人在班上获得了無痛的身体,人人在班上变得精神欢乐,一身轻松了,仿佛自己变得年轻了,心态平和欢欣了……这个,谁又不想念大师的神通呢?

大师正是靠他的高德、贵品、慈母心和神奇的功法,给了天上有缘学习正道大法的人们一个满意的答复。所以,他每到一处,那里会掀起他走后的热潮,他每到一个地方,那里会有成千上万的人们盼望著再见到大师。

天下万万千千的人们,都是从不相信到信得五体投地,凡是学习过正道大法的人们,他们会一传十、十传百地宣传人世间这部神奇的大法,也让那些将信将疑的人们加入学法的行列,他们出来之后,也就心服口服了,他们再去请他们不错的朋友、亲人去学习……就这樣达到了人人从实践中获得世上只有一个正道大法——法轮修炼大法的结论。

大师走过的城市,那个城市会盼望著大师的再来,因为,那些万万千千个城市,大师只能一个城市一个城市地走,一个省一个省地传。他希望那些学好大法的人们,再把大法传给别人,但是,一定要在学好之后,否则害人。

正道大法——法轮功,出现了气功界有史以来的江潮海浪,波涛滚滚,無边無岸,其势如高天宇海,在世上造成空间的大潮功。这是降落到人世间真实的东西,人们从开始的神话中听法,到认为大师讲的大法不是神话,而是真实存在的东西,低层次的人去通透身体,一生之中练下去,一身之中不患病,为家庭、生活、学习工作带来从未有过的方便。高层次修炼的人们,当功能达到一定程度之后,你会看到天上地下存在的许多东西,搞科学的人们可以从中获取当今科学技术無法代替的功后成果,有极高缘分的人可以达到理想的境界,获知法轮大法修炼后的真谛。

人们终于认识到,李洪志不是神,是人!但他有神功,甚至神们办不到的事他能办,神们没有的功他有!他用神奇的功能给人治疗一切痛苦,达到心灵的净地。从他人的一面去理解,他又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因为普通人不具备他那樣的神奇功能,不具备他拥有的高深莫测的东西,包括从事研究他神奇功法、世界末日的专家、学者和教授,也一致认为他不是一个平常人!平常人無法做到他现在做的事,就是一些高功能的人也無法做到他能做的事情。因此,对于当今还無法研究大师的人们,又觉得他的确是一个“活佛“和”神“。他留给人们许多不解之谜!

万万千千的人们正是随大师经历了了从“神“到”人“的验证,用自己亲身痛难后的修复,用自己切身的体会,来呼唤社会对神通大法的依赖。

因此,也就出现了全国性学习法轮功的热潮。

在石家庄学习班上出现了这樣的情況:
石家庄办班结束时,许许多多的修炼者要跟班学习,下一个班举办地在天津。但是,当许多学员们抱著极大热情再去天津再学一个班时,墙上贴出了公告,一直到八月份的传功安排排满了。
天津告急!
本来能容纳一千六百人的剧场,报名的已超过二千三百多人,还有许许多多蜂拥而来的学功人,天津主办单位無法安排下如此多的人。于是,把电话打到了北京,又从北京打到了石家庄。
大师真切地对石家庄的学员说:
“大家不要再赶往天津,無法安排了,去了也白跑,大家这次不要去了。避免造成来回路费的浪费。“
人们听大师的话,几百人打消了去天津的念头。
有人问:“大师,大连怎么樣?“
大师讲:“大连还没有消息,定不了。“
“天津怎么搞的,找不到一个大禮堂吗?“
“天津第二次办了,人还这么多。“
“第一次听说不到一千人。“
“这次几千人。”“下次人更多。”
“在一个城市办上几次,像法轮功这樣的,人有增無ㄐC“
是的,在天津办班时,那是春节前夕,人们对法轮修炼大法认识不足,许多人认为是神话。再加上多年来气功门派的颇多流向,一些功法还可以,大多功法使人们认为上当受骗,有的功法出偏出差,造成了中国气功的低潮,由大潮到低潮的转化,它要经历一个非常的过程,不知有多少人将对气功的迷恋、狂热、崇拜、信奉中冷卻了下来,许许多多的人带著伤痛和悔恨,告别了气功的修炼。这些原因的造成,说明了气功界走偏入歪了道路,人们已经不买帐了,甚至有的人一提气功就火冒三丈,想骂娘。
这是什么原因呢?
回答是明确的:邪门歪道把气功搞乱了。
许多人在气功中受了心伤?
许多人从气功中退出之后去了医院;
许多人在盼望气功对人的起死回生中死掉了!
许多人因气功闹得家破人亡,妻离子散!
许多人破了钱财,一场空空。
还有许多不如人意的事件发生!
是啊,因为气功热发展到气功冷,从大潮到低潮,标出了中国当代气功的走向,無疑说明了一个严肃的问题。
气功界走偏了!气功已经走到了一条死胡同里去。气功太多了,真的假的一齐出笼,把人们的心性身体搞乱了,搞坏了。所以,出现了气功的冷。
一个山东的练功者,他跑遍了许多城市,练了许许多多的功,他患者的肺癌,结果,还是死掉了。他的家人说:“医院推出来,许多气功师说能治好,还是治不好。“
气功,在这位患者一家人中失去了作用。
一位江西的胃癌患者,他不远数千里去了西安、洛阳,跑一个门派的气功两次,也是在医院宣判他死刑的时候,他在绝望之下,才走进气功的行列,他花了不少的钱,气功师擔保治好,结果,他死在外出学功的旅馆中……
这位江西的死者家属把他运回去的时候对人们说:“有的气功纯是骗人,如果他不出来,医生说能多活几年,现在卻早走了……“
又有一个家庭失去了对气功的信任。
这些無法使患者著生存的气功,怎么能说他是好的正道大法呢?怎么能说它是好气功呢?
人世间在气功热的大潮之路,有多少门派之争,称雄天下,有的坐阵江南,有的坐阵江北,有的坐阵京华,有的坐阵山西……但是,大潮之路,吹得神极了,可是有多少人在狂热之中还是死去了。
世间常人,评判一种功法的行与否,主要看它能否治病,能治者好功法,不能治者低功法,不能治病反而促使病情加重的是邪功法。常人这樣理解又有什么可以非议呢?有的人強身,有的人健体,有的人治病,都属于正常要求,然而,这些正常的要求一旦让他们失望了,一人失望失去一家,一家失望失去许多人,成千上万的人失望了,各个城市的人们对一些气功失望了……气功,能不陷入低潮吗?
这是气功走向低谷的主要原因。
在许多种功法已经失去它的“光彩“和”神奇“的时刻,在中国的气功进入一条狭窄的胡同的时刻,在中国的气功陷于困境和跌入低潮的时候……
谁能把气功重新变热,卷起天大地潮波,这个人将是神奇的人。
这就好像给一个人治病,当这个人真死或者刚刚死了,你能让他起死回生,这个人是神!人们都会将他抬起来称颂!在他的领域中会有许许多多的人找他寻医,因为他有真正的本领。
中国的气功也是这樣,在气功回生乏术上,一个真正改变这种局面的人将是神奇莫测的人,因为他面临的难度系数太多太大了。
但是,大师出山了,李洪志出山了,面对搞乱的气功界,面对万万千千失去信心的人,面对世间被东西污染了的人们,他发出了慈母般的呼唤,让人们猛醒,用他那神奇的大法,在短短的一年多的时间之内,跑遍千山万水,一面传法,一面弥合众生的伤口,一面拯救那些陷入迷途尘灵的人们。奇迹终于发生了,一个创世纪的划时代的正道大法——法轮功,立刻震撼了神州大地,威力传遍四面八方,五湖四海。从而,地球上掀起了法轮功大海般的热潮……
大师到过的每一个城市,
每一个城市都掀起大法的热潮;
大师到过的每一个省份,
每一个省份出现大法的沖击波;
大师讲大法是神奇的,静心修炼,会出现奇迹。
每一个地方都出现了神奇!
这就是人们为什么要连著跟班学法的目的。

中国人类历史有许多人们未知的东西,也包括神通大法,人们在开始的时候,根本不相信这是真的,大师说目的不是治病,是往高层次带人,但是,往高层次上去,没有好身体不行,首先把人调到無病的状态,再往高处带人。仅仅几句朴实無华的语言,朋友们,它包含著多么大的深情啊!
是的,凡是来参加学法的人,都有一个思想和目的,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人,人们都是带著各自的伤痛走进功班的,要把人调到無病状态,开天目的状态,长功的状态……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十分的艰难。
有的人有癌症在身!
有的人学别的功法出了偏邪!
有的人腿断骨折,久治不愈。
有的人先天性心脏病,几十年無法医治!
有的人……
大师面对每一个学习班上的上千众生,都是伤痕累累的众生啊!在他们身上,五花八门的怪异病症,各种不治之症,应有尽有。调治这些人,是多么的难啊!
如果这些人治好了,法轮功無异于灵丹妙药。不用再说什么,谁能不信呢?
大师真的用他那神通大法,可在挥手之间,使一些病扫除干净,一些难治之症,大师要费很大的力气。总之,他说到哪,做到哪!话复前言,所有进来的人全部受益了。
一个城市如此!
另一个城市也如此!
再一个城市还如此!
他走过的地方都是这樣,災难深重的万万千千的人们啊,他们终于大喊出:“大师,真是活佛在世,神仙不及的人呀!”
大师一笑了之。
古言道,神人不图功,圣人不图名。
面对万万千千的怪异现象,大师平平静静的一扫而除,当成千上万的人们有了一个好身体之后,他们知道大师说的一个字对一个字负责,身体是父母给的,命是大师给的,他们从一个个绝望中走向了新生,又想起上大师通往高层次修炼的空间船,向深层修炼。所以,学功的人万万千千,学过的人还想从脱离苦体向轻灵之体深造,造成了新的学员学了之后还要继续学习,老的学员学完之后,还要大师指点……引发了地球上一场正道大法的無岸無边的大波涛。
大师治疗了人们的病体,开悟了人们的心灵,当人们报以無法用语言的感激时,大师仿佛睡著了一樣,仍然一笑了之!
人们说大师的心太纯。
人们说大师的心宽了,
人们说大师太慈悲了……
大师自知自己的使命,他把拯救地球上人类中出现的迷途众生,当成自己的使命。他来世上说法的目的,只有他自己知道到底是因为什么。
神人之功無法与他相比,
圣人之名無法与他并认,
任何气功师与他相排,一个是大海,一个是尘埃!
有人知道大师心性到底有多平静,朋友,你已经清楚了。面对万万千千的崇敬,面对千千万万的折服,面对万千万千的惊奇!大师仍然一笑了之。
他在笑什么?
他为什么笑?
他微微的一笑中包含著千千万万的东西,常人你是否理解了。修炼到一层次上的人们,都看得清清楚楚。那是他把浩瀚無边的人大“德”,再次送到众生身上,给人们一个修炼提高的契机呵!同时给了每一个人一份责任:苦心学功,修炼心性,去度他人!
大师虽怀有神奇之法,地球上拥有五十二亿人口,每一个部门,每一个国家,需要净化心灵的人太多了。尽管当代的传播工具如此的发达,但是,大师也没有办法超量极地去传法,去度众生的责任,我们每一个修炼的人都有義务。但是,如果修炼达不到高的层次,又怎么去教别人呢?
大师心中之想,用他那微微一笑,告之于天下。望天下学正道大法的人们,都有一个高层次的功能,才能普度他人。要想拯救别人,你自己先要达到功能,要邦助别人,自己必须有能力。你想救一个饥饿的人,你必须自己有粮食,要想做一个落水者,你自己要会游泳。单有力气和一种菩萨心肠自身卻没有任何能力,要救人是無济于是的。因此,弘扬正道大法,净化人的心灵,去平安社会,纯洁人体,自己首先要净化好,要有为众人服务的本领,才能达到目的。大师的大法,犹如万里长江滚滚浪,犹如一潭無边的死水复腾,把中国的气功引上了正路,每一个修炼大法的人,都是一滴水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