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題: 12、不唤奇功自身来
無頭像
匿名
該用戶匿名發帖 發表於 2016-12-15 06:45 
24.85.204.83
分享  頂部
《神通大法》第三章 李洪志大师传奇

12、不唤奇功自身来

少年时代的李洪志聪明能干,又有一颗好的心性,同龄的伙伴们都把他称为“头儿”,都喜欢与他一块玩。
由于家境的清贫,其他人拥有的东西,他没有。母亲很少给他零用钱,用来充实他那块童心纯净的世界。
同学们常常拿著从商店里买来的各种玩具玩,他也很喜欢,家中困难無钱买,他就自己动手,找来一些废旧杂碎东西,做出各种玩具。用木板做一幢小屋、小船、手枪等小东西出来,既新奇又好看,伙伴们对他羡慕极了。
他的聪明才智在老师和同学中间是出了名的,人们并不知道他有功能,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有什么功能。这些功能只是后来认识到的。可见,全觉师父对他心性的教育,起了何等重要的作用。
学校里让小学生们自己动手,制作一件到二件最喜欢的玩具。有的同学去商店买了现成的交给了学校。李洪志想做一支漂亮的手枪,于是,找来了一块厚厚的木板开始设计。小伙伴们也来湊热闹热闹。
他发现木板上钉著许多的大钉子,影响制作。心想,用手一拔就出来了。于是,他小手抓住钉子帽往上一揪,那钉子就一个个的全被拔了下来,小伙伴们好奇地问:
“洪志,手劲真大。 ”
“我没有用劲呀!”
“没用劲钉子怎么被你拔出来了。”
“真的没有劲。”
“好,让我们试一试。”
说著,一个年龄稍大点的伙伴找来一块厚木板,将一颗露出半截头的钉揪住,用力一拔,手被划破了,血都流出来了。疼得他乱叫喊:
“疼死我了,好疼啊!”
又有一个小伙伴来拔,那钉子一动不动。从此路过的大人见孩子们用手拔钉子,马上说:“拔钉子要用钳子,手怎么能拔得动呢?”
“洪志用手一拔就下来了。”小伙伴们说。
那位大人站住了,也试著用手拔,怎么也拔不出来。他见钉子密密麻麻地钉在板子里,别说用手,就是用钳子也不能拔出来,于是,不信地问:“洪志,你真能用手拔出钉子来?”
“这有什么好奇的,也不用劲啊!”
李洪志并不感到大惊小怪,仿佛很平常的小事一桩。
那位大人急忙问:“就用手一揪就起来了?”
“嗯。”
“不信。”
“真的。”
那位大人不信,非要看一看李洪志是怎樣拔钉子户的。别说一个孩子,就是大人也办不到的事。
李洪志看那那位大人不信,只好放下手中的话,走到那位大人跟前,拿起那块厚厚的木板,看到上面钉子密密麻麻,说:“都拔下来吧,省得往后再费事。”
他一边说话,一边拔,不到一会儿,十几根又粗又大的钉子活真真的从板子里拔出来,那位大人看李洪志的手比铁钳子还厉害,说:“干脆上木器厂拔钉子去吧,还能挣钱。”
李洪志摇了摇头说:“我还上学呢,拔几颗钉子算什么,别人用好了劲也一樣。”

在他眼里,别人拔不出来是因为没有用好劲的缘故,其实,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已经有了超人的奇特的功能。
小伙伴们之间,偶爾一次的奇迹,只能给在场的人留下很深的印象,但并没有引起多少人的大惊小怪。这也许就是纯净的童心所至吧,因此,李洪志拔钉子的事一些人知道,一些人不知道。但是,他的功能的确存在了。
李洪志力气有多大,童年伙伴中谁也不知道,他有一颗见義勇为的心,临危不惧的性格。
有一次放学之后,他同几个小伙伴从南湖边上经过,突然,有人喊:“有人落水了,那个人不行了。”顺著喊声望去,李洪志发现在距离湖岸很远的水中有一个人,一会儿露出一个脑瓜,一会儿又沉下去,双手在扑腾著挣扎,情況十分危急,如果再不抢救不上来,这个人肯定没命了。
“赶快救人!一定救上来!”
他心一想,急忙脱了衣服往一边一扔,扑通地声跳下去,他想,赶快游过去。这种念头一想,他感到双手很轻,两只脚向船的双浆,很快来到那个落水人前,抓起对方的一只手把他托出水面,那人早已被淹昏了,神志不清,身子直往下沉。李洪志大声对他说:
“你喘口气,别乱动,我能将你救上去!”
他的话果然灵验,那人仿佛一下子清醒了许多,睁开眼看了他一下,发现是个孩子,有点害怕地说:
“真行吗?”
“行,你不会死的。”
那个落水者把一线希望寄托在这个少年身上,但是,李洪志此时,早已忘记了被救的是一个成年人。他并不感到他有多沉,在那个人的配合下,终于托上岸。直到那个人躺在湖边清醒了许多,再爬起来找救命恩人时,李洪志早已回家了。
生活中出现的突如其来的事情,只要他碰上了,该自己管的事,他都会挺身而出,从不后退。当把一件事做完之后,也从不留下姓名,很少对家人和别人讲这些事。他自己认为,该做的事就去做,一切顺其自然。因此,少年李洪志的许多传奇事迹,人们知道的并不多。而他自己做过之后,也很快就忘记了。
他的特异功能是在一次回学校取书包发现的,不过过去之后,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有什么特异功能。
常言说的好,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少年时期的李洪志,过早地承擔了大量的家务。有一次放学回家,因为心中惦念家中的事,他想回家之后先干什么,再做什么。结果,把书包忘在教室的桌膛里了。回家之后,才发觉书包没有背回来,他急匆匆把家里事做完,正准备出门回学校取书包,母亲拦住他问:
“做啥去?”
“回家急,把书包忘在学校了。”
“明天上学再取不行吗?”
“还有作业呢。”
“学校放学了,去了也拿不出来呀!”
“我去看看吧。”
“好,快去快回,妈等著你回来吃饭。”
“嗯!”
少年李洪志走出了家门一阵风似的来到学校,结果,教室的门真的锁上了。门窗很严,一点缝隙也没有。怎么办?看来今天取不了书包了。拿不回书包,作业怎么做呢?不行,一定想办法把书包带回去,到哪里去找老师呢?这时候,老师也回家了,又不知道老师的家门。他有点著急了。如果完不成留的作业,老师会批评的,会说自己马虎的。突然,他脑海中闪出一个想法:
“如果能飞进教室去取书包就好了。”
这种想法一闪,他的身子已来到窗台下一堆煤上面,清清楚楚看到自己的书包在哪里,心里一激动手朝前一伸,身子仿佛离了地,整个身子进到教室中来,取了书包之后,心想,快点出去吧,念头一闪,他又轻轻地飘出去了。
取书包这件事在他心里产生了一点激动,不过激动之后,心里有点不踏实了。想,这件事不能告诉别人,如果告诉了别人,将来教室里丢了东西,不怀疑自己吗?反过来一想,自己能越进教室,也许大家都一樣呢。想到了里,他又变得平静了。
母亲见他背著书包回来了,高兴地问:
“学校开著门?”
“没有。”他不能瞒著母亲。
“怎么取出来的?”
“我进去一拿就出来了。”
“洪志,把学校门拉开了?”
“没有,什么也没动。”
“那怎么取出来的,孩子,不能为取书包违犯纪律。”母亲认真地叮咛。
“妈,真没有,我没有犯纪律。”
母亲十分相信他,也没有多问。她想,也许教师邦他打开了门,把书包取出来的。
其实,在全觉大师的精心培育下,他已经具有了奇特的功能,只是他一直不知道罢了,也许全觉大师一直没让他知道,有的时候,他在生活实际中,無意识的把师父带给他的功能显露出来,他也不在意。
他觉得别人人和自己都一樣。因此,心里感到极为平常。
在生活的实际中,他能看到别人的内脏器官,并且看得一清二楚。想看到的东西,只要一看。什么都清晰可见。想遥感的一件事物,遥感和结果一模一樣。至于奇特的太空世界,天上地下的许多东西,他都看的清清楚楚。这些奇特功能,他并不知道是功能,也不知道是师父给的。他是在奇特而又奇特而又平常的世界中,度过了美好的少年时光。

当地球的东方出现了前所未有的那场大运动的时刻,此时的李洪志已经十六岁,他已经长得有几分大人樣了,面对浩浩荡荡大革命队伍,他倒显得比较冷静。在这场大运动到来之前,师父突然出现在面前,仿佛是在夢里,又仿佛在他们炼功的那空地上,师父说:
“人世间要发生一件大事,快不太平了,你不要掺和常人的事。”
他不知道师父讲的是什么意思,不要掺和常人的事指什么,他不明白,于是,问:
“师父,什么是常人?”
“往后你就悟到了。”
“弟子记住了。”
师父的话说过不久,这场浩瀚运动席卷了全国。少年李洪志看到四处混乱的樣子,许许多多的人们上街游行,喊口号,人们似乎一夜之间被打了一针兴奋剂,都变得狂动起来,四处是批斗的惊叫声,整个长春都处在一片动荡里。
学校停课了。
商店关门了。
工厂停工了。
机关被封了。
到处呈现出打砸抢的混乱局面,使少年李洪志也失去了上课的机会。母亲一生清苦,看到街上混乱的樣子,她对他说:
“孩子,你是苦出身,不许到处惹事,带好弟弟妹妹,别出乱子,外面太乱了,死人的事常有发生。别人怎么闹咱不管,躲著点……
他理解母亲的心情,点头同意。母亲也很了解他的脾气,也很放心。
一座美好的古建筑城市——长春,在那段特殊的年代,也遭到程度不同的毁坏。
李洪志成了伙伴们的头儿,走到大街上,看到一幢幢古建筑的门店被毁,一人攀上门头楼顶,把认为“四旧“的东西一扫而光,景況惨透了。
李洪志的内心里,立起了一个大问号:
“人们为什么这樣干?”
男人被揪出来,脖子上挂著一块牌子。
女人被揪出来,脖子上挂著一只破鞋,
许许多多戴著眼镜的教授、专家、学者和有权威的人一个个靠边站了,被推进批斗的大潮中……
最让李洪志不可思议的是,一家钟表店的经理也被揪出来了,许多人把他折磨的死去活来,身上沾满了脖子上淌下来的血。这家钟表店离他家不远,这位经理他也认识,在他们印象中,钟表店的经理很不错的,为什么一下子也成了坏人。
几个人把他架在高台上,周围围了许多人,这些人有附近的,有的根本是过路的,根本不是这一条街上的人,互相之间根本不认识,台上的人喊:“老实不老实?”
台下的人们一齐跟著喊:“不老实。”
台上的人又喊:“怎么办?”
下面的人们一齐喊:“斗!”
几乎整个长春市,到处是这种场面,都是一樣的语言,一樣的口号。李洪志感到又困惑又好笑,心想,一些不认识的人跟著起哄,他们根本不认识钟表店的这位经理,既然不认识,平白無故为什么跟著斗呢?
几个彪形大漢又开始折磨钟表店这位经理了。
人们啊,你们的同情心到那里去了?
人们啊,为什么要互相撕打、残杀呢?
人们啊,到底谁是好人,坏人呢?
面对狂潮般的运动,谁了無法说清。不过,少年李洪志从内心深处,对一些不幸的人产生了极大的慈悲感和同情心。
师父说过,不让掺和常人中的事,是与非,非与是,事事非非,無法说得清楚。常人是什么?他的确当时没有悟到。
人们的不幸,许多人的遭遇,好人的惨遭不幸,一些坏人的胡作非为,又让他产生了爱与恨的心情,不过,这种心性刚一升,师父的“真、善、忍”三个字,立刻大大的出现在眼前,使他尽快地收住了激动的心性。
但是,眼看著血淋淋人们一个个被押著批斗,李洪志大慈大悲心还是产生了。
在同行的伙伴群中,他是“头儿”,许多小伙伴一个劲地看热闹,甚至了跟著大喊大叫。他们看到了李洪志眼里升上泪水,一个小伙伴问:
“头儿,你怎么哭了?”
李洪志摇了摇头,说:“太可怜了。”
“他们是大坏蛋,斗。”一个小伙伴讲。
“你认识他们?”李洪志问。
“不认识。”
“见过他们做坏事吗?”
“没有。”
“坏在那里?”
小伙伴们不说话了。他们知道刚才说走了嘴。在他们心目中,心中的上帝就是听“头儿”的指挥。
李洪志看著被批斗的人们有老、有少、有男、有女,个个惨不忍睹,他看全是無辜的好人,那些围攻的根本不认识这些挨斗的人。心想,如何能ㄓ皏L们的痛苦呢?
突然,他想出一个主意,把几个大个子伙伴叫到身边,在他们耳边不知说了此什么,他们都会意地点了点头。然后,在伙伴们召集小伙伴们,组成一群孩子队。都集中在李洪志跟前,此时,李洪志说话“跟我在这队里捉迷藏,看谁劲力,能把他们沖散了,谁沖散了谁是英雄。”
一群伙伴听了他的话,在他的率领下,猛然向游行的队伍沖击。
非常怪,凡是李洪志出现的地方,队伍仿佛遭到洪流的沖击,顷刻间混乱一团,游行批斗的大人倒得倒,散得散,不一会儿功夫,满满一条街的批斗队伍被沖的七零八落,大喇叭声不叫了,站在批斗台上折磨被斗的行为也停止了,人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都纷纷逃散,好像队伍被什么巨大的力量沖垮了。
李洪志的这一招儿见效,被批斗被殴打的無辜者有了喘息的机会,当队伍走散的时候,几个押著被斗的那些戴袖章的人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他们你看著我我看著你,其中一个问: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不知道,队伍被沖散了。”
“今天的批斗搞不成了。”
“到底是咋回事?”
“听说几个孩子沖进了队伍,把这次游斗搞乱了。”
“胡说,几个孩子能把大人的队伍搞乱了,到底发生什么事故了?”
“没有。”
“真怪了。好不容易组织的这次大游斗,突然被沖垮了。”
在一边观看的许多老百姓,看到被斗人的惨状,又看到那些专门殴打人的家伙们随著队伍被沖散停止了打磨那些不幸的人后,心中十分高兴。他们纷纷议论起来。
“好赖人难分,抓住就斗。”
“这是什么世道,大白天乱批乱斗,不干正事了。”
“队伍散了,别斗了。”
“该,人跑完了才好呢。“
“谁把他们搞散的?”
“几个孩子,没看见吗,有一个打头,在队伍中穿来穿去,穿过的地方再也接不上了。”
“真逗,咋让几个孩子把大队伍搞垮了?”
“老天爷有眼,不让他们斗了,要不,这一次下来,不知有多少人被活活折磨死。”
“我看到几个人快不行了,还被他们押著打。这下得救了。”
“老天有眼,一阵风把这次大批斗搞垮了。”
人们都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把队伍沖垮的,使这次大游行批斗会失败了。的确,批斗会的消散,使许多無法坚持下这次批斗游行的被斗者,获得了喘息的机会。
人们做夢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李洪志领著孩子队会把一去浩浩荡荡的游行大队沖垮。他们真的没有想到。
更没有想到的是李洪志自己。他觉得领著伙伴们無论走到哪一段,那里的人们像被风吹散似的,一个个向后退去,沖断的人流再也接不上,成了断节的散乱人群。队伍与两边观看的老百姓混到了一起,这支浩浩队伍,就是这樣一段段被沖散的。
如果用老百姓的话这里老天爷有眼,把队伍搞散了。不如说是少年李洪志的功能把队伍搞乱了。不过,那会儿,他自己根本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功能,看到长长的队伍被沖散的樣子,他心里好开心,心中想:大人还挡不了小孩,真好玩。

这次大动乱中留给他的印象是深刻的,少年时代这一段故事,也深深印在他的脑海中。事隔多年之后,如今回忆那段历史,他觉得可笑,又觉得好玩。总之,直到今天,才知道沖散那支浩瀚队伍的真正原因。
这是少年时代一件奇特的事件。
还有一件事让他记忆不忘。
李洪志的家住在长春市长江路旁边的一个胡同里,这条胡同伴随他度过了不寻常的少年时代,这里的建筑说不上十分好,但也有楼房平台,交通便利,建筑网格独特,有一次,他正同几个小伙伴在一幢楼房的平台上玩,下面便是街道。当时,他们正沉浸在欢乐的游戏中,突然听到下面有人喊:
“老实不老实?”
许多人接著一齐回应:“不老实!”
那个人又喊:“不老实怎么办?”
许多人一齐喊喊:“打,斗!”
小伙伴们再也無心玩了,一齐往下望去。李洪志一眼看到那个钟表店的经理被几个毒打之后,因为用竹条打得他,血流如注。眼看被他们折磨的死去活来。李洪志想:一个钟表店的经理是什么坏人。平常看他挺好的,他待人和蔼可亲,做买卖也公平,很热情,给少年李洪志的印象不错。于是,他对小伙伴们说:
“往下散尿,沖散他们。”
“小伙伴们非常听话,开始往下散尿。
楼下的人立即喊:“下雨了,别斗了。”
“天晴著,怎么会下雨?”
“从上面落下来 。”有人抬头一看,发现几个孩子在散尿,急忙喊,“有人在上面撒尿。”
“沖上去,抓!”一人头头下了命令。“
“几个孩子,算了。“有人提议。
“不行,孩子搞破坏,抓住他们,找他们大人算帐。“那个头头不肯罢休,命令几个小伙子上去抓人。
李洪志看到他们沖向后门来了,只要从后门进来,沖上平台,谁也跑不掉。他急忙对不伙伴们说:“从一边下去,然后离开这幢房子。“
有几个小伙伴嚇坏了,有些害怕了。
李洪志说:“怕啥,他们抓不住咱们,快跑!“
下了平台之后,几个小伙伴躲进一家小煤棚中,外面传来一阵阵脚步声。接著,听到几个人沖进那家平台院中的声音。过一会儿,重重的脚步声又出来了。只听一个粗嗓门的人说:“能跑到哪去?“
“远不了。“有人回答。
“搜!“
“算了,几个孩子。“有人提议不搜了。
那个粗嗓门的又说:“抓后台,看是不是有人指使他们这么干。“
几个人开始挨家挨户地搜。他们搜得很细,连厕所也不放过。
最后,几个人来到小煤棚边,发现小门开著,里面非常黑,看不见。那个粗嗓门的人向里面喊:“快出来,出来就没事了。“
小伙伴们在里面憋不住了,想出来,李洪志急忙拦住他们,小声说:
“不行,骗人。出去被他们抓了。“
他们发现里面没有动静,找来手电筒往里面一照,几个小家伙挤在墙里一动不动,个个流露出害怕的樣子。
“全在里面,出来。‘
当他们再往里面照时,李洪志心里想:“你们看不见我!”
他的这种想法一闪念,手电光明明照在他身上,外面的人看不见。他们数了一下人,对小伙伴们说:
“还有一个大个子在哪,在什么地方,说。”
“不知道。”一个小伙伴摇头说。
“胡说,你们一块跑下来的了,怎么不知道,说,不然打你。”那个粗嗓门的人发了脾气。“真不知道!”
“打,看你们说不说。”
“别打,我们……”一人胆小的小伙伴嚇得哭了。
此时,李洪志想挺身而出,他刚要说我在这时,三个小伙伴已经把他说出来了。既然已经说出来,自己再出去又有什么用呢?让他们进来找吧,找不到我!想到这里,他没有出来。
“快出来,等著抓你去吗!”
“进去,抓出来。“
“进!”
几个打著手电进去了,手电光照在李洪志身上,他们就看不到。
他们在里面照了几遍,没有发现人,出来对小伙伴们说:“你们撒谎,他不在里面,说,到底躲在什么地方了?”
一个小伙伴说:“他真在里面,我们一块进去的。”
“胡说,你们欺骗我们。”
“没有。”
“里面没有,我们几个找遍了,连个人影都没能。”
小伙伴你看著我,我看著你,感到非常奇怪。
“走,把他们带走,找他们的大人去。”
几个人拉著小伙伴们走了。
李洪志从小煤棚出来,刚才发生的一切依然在目,他感到奇怪,几个人进小煤棚抓紧他,心中一想叫他们看不到他们就抓不住,那几个人就从眼前走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一连几天,小伙伴们都早已放回来了,有几个小伙伴的哥哥被抓走,代替著批斗去了。有的家长来到李洪志家中,对他的母亲说:
“你家洪志让我们的孩子撒尿,让大人陪斗去了。怎么抓不住他呢?”
在李洪志母亲的记忆中,其他孩子很少有人找上门来告状的。这是第一次,面对其他孩子家长说的这件事,她又無能为力,只好给人家说好话:“洪志小,不懂事,请你们多多原谅。”
因为母亲在这带是出名的好心人,其他人听不上几句好话,也就消了气。总之,他们也知道,抓去的人用不了多久,很快就放回来了。这些家长也对抓大人的做法表示不满意,孩子们惹点事,调点皮,憑什么批斗大人。这简直是乱了王法。他们把气都投到那些整天批斗人的身上了。
不过,通过这件事,母亲对李洪志要求严格了。她把他叫到身边说:
“孩子,你还小,不要再惹事了。这年月,管好自己就中了,不要管别的事了。”
听了母亲的话,李洪志点了点头,说:
“好,我记住了。”
母亲仿佛想起了一件事,问:
“那天抓小同学们,怎么没有抓住你?”
李洪志说:“他们没有看见我。”
“小伙伴们说,你就在小煤棚里面,几个大人都进去了,怎么会抓不到?”母亲奇怪地问著儿子,要让他说真话。
李洪志看了母亲。说:“我真的在里面,他们就是看不到。”
“你没有藏到其他地方?”
“没有,里面就一间,没有别处可藏。”
“ 这就怪了。”
“我一想他们抓不住我,他们就走开了。”
“你一想人家就走开?”
“是的。”
“那你想一下让妈看不到你,我看能不能看到你?”
李洪志为难了。他突然想起师父起走时告诉他的话,许多事自己知道就行了,有些事是不有说得太清的,人,要守住一颗好的心性,天下奇功,不是用来对常人表演的。想到这里,他对母亲说:“不说这些,事已经过去了,往后我注意就是了。”
母亲無奈,笑著说:“孩子,连妈也瞒著,咱们做人,千万不能说谎话,要说真话,做善事,不能做对不住别人的事。”
“妈,我没有。”
“好,这就好。”
少年时代发生在师父走后的几件事情,对李洪志的印象是深刻的,然而,他又觉得这些事又是那樣的平常。似乎许多同伴们也许都是这樣的。
因此,身怀特异功能,并不觉得自己与别人有什么两樣。也许正是因为感觉中的平平常常,才使他沿著一条無形的大道,一步步向高层次攀登修炼……
这些特异功能,往往都在他一闪念之间,仿佛从宇宙中呼之欲出,并不是他心中所发,这無形的力和功,它的根基通连著常人所無法看到的那条功源大道。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呀!
生活中的李洪志与常人一模一樣,也有著少年的天真,沖动、顽皮。往往到了关键时刻,他想出来的事和做出来的事,又让人不可思议。这又是他与别人不一樣的地方。知道发生在李洪志身边许多奇事的人们,觉得他是一个谜!
他自己想做的事情,总会出现结果。
比如,看到一块圆圆的一玻璃,他就想,如果人钻到玻璃中去,会是什么滋味呀!这种念头一闪,他的身体就真的进到玻璃中去了。那种特有的感觉,只有他自己知道。
一道厚厚的围墙,又高又长。他想,如果能从这道墙上穿过去多好呀!心念一升,他就真的站在了围墙的另一面。
凡有这种事情发生的时候,他感到的是十分好玩,并没有觉得这是什么奇特功能。因此,他把这些都看成是少年生活的趣事。
许许多多研究功能的人们,对功能的表现群说纷纷。把功能说成是有形的东西。把功能说成是光和热。甚至说得更多……那么,什么是真正的功能,功能是一种無形的东西,他让你摸不到看不见,然而,又发挥作用,变成不可思议的行为。
少年李洪志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功能,师父也没有说他具有什么功能了,只告诉他常人中的事少管,这个少管并不是说不管,许多行为,他还要在常人中去修炼诸多方面的东西,当然,这对于李洪志说来并不知道,其实,他的心性的修炼,又都在平常的生活中去实现。这些他虽然不知,生活卻时时刻刻与他融在一起。
丰富的想象是少年李洪志产生诸多感觉的起点。他敏捷的思维和形象生动的想象力,超出许多同龄人。
记得有一次,他的母亲去菜市场买菜了,他站在马路的十字路口看夕阳西落。通红的太阳亮而不刺眼,又圆又大,十分奇观。他看得出神,觉得太阳太棒了,像一个大火球。再看脚下,站在地上人仿佛在往下沉。他的心一惊,想,地球怎么往下沉呢?可不能再用力了,如果每个人都用力踩,大地会陷下去的。
如果地球没有了,地球上的人哪里去生活呢?地球会不会离太阳很近了,如果离得太近,地球上的人还不被太阳烧死呀!
这些奇特的想法刚一产生,他眼前仿佛闪现出许多奇怪惟妙的东西,在他目光所到的空间旋转飘动。他仿佛看得特别远,把整个天空看穿一樣,高天上许许多多的东西,都能飞入他眼中来,包括更远空间的一些奇妙的东西,他也能看得清。
他想,人们都一樣,人的眼睛本来是看东西的,凡有东西的地方,人都能看得到。他是一种十分幼稚的想象,对于常人说来,他只能看到应该看到的地方,凡是能超越时空而透视高远空间的目力,哪是常人能做得到的事情呢?但是,少年李洪志又怎么知道这些呢,他把丰富的联想翅膀展开,让它在浩瀚的宇宙中飞翔,让它在地球上飘移,增加他多彩的相像世界。然而,谁会料到,事隔多少年之后,他的这些少年时代的想象,竟变成了现实。
这是一个無法被人人搞清的谜。
可以说,如果没有童年的一种特殊的机遇,也就不会拥有他一个美丽多彩的通透世界。李洪志正是从他童年开始,被一种神秘引进一个特异的王国中,沿著那个空浩苍天大法轮,开始他修炼的奇程。
“不唤奇功自身来,只因全在修功中。“从李洪志身上发生的奇异事情,深深道出了大自然陶冶人性的高奥哲理。少年李洪志得法而不知,其由在于不须向更高境界深修,还有深切大法等待著他去修。因此,一条妙不可言的机理告诉他,一个人,如果修成一条大道,是要在自己不觉中去完成。一个人,如果沿著一个定位的目标努力,目标可以达到的,但只是一种有岸的追求。只有那种無岸的深妙奇功,才能使人走向深奥的無边、無觉。
那么,李洪志在無觉中出现什么樣的奇迹呢?记得,全党法师临走告诉他,还会有师父出山教你。那么,全觉法师走了,另外的师父在哪里?
少年李洪志突然想起全觉法师的话,盼望著师父的到来。
果然,全觉法师的话灵验了,就在他长到十二、三岁的时候,一个奇怪的现象发生了。那是一个清静無声的夜半时分……